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

不会再更了,大家再见。

 
 
 

日志

 
 

MUV-LUV TSFIA #60『Roter Kriegshammer』  

2014-05-15 00:40:52|  分类: MUV-LUV TSFIA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MUV-LUV TSFIA 60『Roter Kriegshammer』 - 终孽剑士 -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

/维如星

/codenamezero

/ynm3000

鸣谢/devilgundam

图片转载请注明图源来自devilgundam

 

    完全枯竭的大地上蠢动着无数侵略者们形成阵列。此时,在其夹缝间,大量EF-2000正化身为无数利刃,熟练地迈开杀戮的舞步。对西德陆军第44战术机甲营“地狱犬”来说,这片地狱般的欧洲战线正如其名,是早已熟知入骨的舞台。(译:地狱好久不见)(1:喵的,又来抢我位置)

    但这天,与周围翻卷的剑舞文质迥异的异质之刃也同在这地狱中溅洒着BETA的体液。

    (不,与其说这是刀刃倒不如说是战锤啊——)(润1TM是锤子啊,看法宝~

    ——2000年初秋。隶属于地狱犬营第2连“Rot”的年轻卫士Rot8,也就是露娜特雷西亚?维茨勒本少尉正目不转睛地欣赏着4架来访者们的机体所做出的新式战斗机动。

    (露娜特雷西亚?维茨勒本少尉的目光正牢牢聚焦在来访者们带来的四台机体所舞出的新式战斗机动。)

    当然,即便是新任卫士,但露娜特雷西亚也已经积累了与久经战阵者相当的战斗经验,即使是在这个瞬间她也没有懈怠于自己的任务。维茨勒本少尉的队伍位置是压制支援——为了担当客人们所进行实战运用试验的支援,正身处能逐一把握他们一举一动的位置。

 

    ——赤铜色战锤的真名是MiG-29OVTFulcrum,支点)。作为催生于联合国“日珥”计划之下的杰作机之一,此刻正由原先大量使用MiG-29(Ласточка,燕子)的东欧社会主义同盟军经手投入实战运用试验阶段。

 

 

    (在那里做垂直喷射跳跃……!?看来换装的主机和增设的推进器并不是摆样子的呢——)

    露娜在目睹了MiG-29OVT的机动后,对自己推测其所需支援炮击的时机预测法又进行了新的修正。

    (虽然并不因为它们毕竟只是“视同”第三代机而看不起它们——)

    对于爱着各种各样战术机的她来说,这事态堪称意外惊喜。即使是和纯粹由第三代战术机EF-2000构成的最精锐部队地狱犬混编,MiG-29OVT也当仁不让地展开着高机动战斗紧紧咬住周围不放。

    EF-2000凭借其高超的气动特性横扫着敌群,与之相对,MiG-29OVT则以其高功率下的锐角机动不断地将敌方砸成碎片。

    正像是剑与战锤——在感叹着各自活用自身机体特性做出的机动同时,露娜特雷西亚根据自己的知识想起了这个的不同不是基于战术层面上所要求的式样而产生的,为此她感到一丝的欣喜与悲伤。

    ——直截了当说的话,EF-2000所具备的以气动特性为首的高性能是基于长期的基础技术研究以及完全重新进行机体设计才孕育而生的。

    与之相左,MiG-29OVT之类的改型机终究还是受到上个世代的机体在基干设计方面的束缚。虽然对于无法指望基础研究与重新设计的国家来说这就是福音,但是就算气动特性以及航电方面施以刷新,也无法改变更换引擎以及增大的“拔苗助长”这一事实。

    但是——露娜特雷西亚?维茨勒本少尉虽然对这一现实感到悲哀,但对由此诞生的机体却丝毫没有怜悯的感情。

    (所有的战术机都是国家、人民将自己的一切倾囊而出才诞生的——所以,战术机的一切都是值得去珍惜的——!)

    对于将EF-2000收入掌中的西德来说,他们也正是用自己的鲜血向英国、联合国支付了代价。MiG-29OVT也是以这样的觉悟与代价而诞生的、对抗BETA的新生利刃。

 

    ——蹬踏大地以锐角机动获得一定高度的MiG-29OVT以无愧于其“东方之鹰”声名的动作向要击级的正上方袭去。(润1:现在只要说到锐角机动就想起盖塔...

    下个瞬间,MiG-29OVT一把压制住要击级准备反击的动作,把推力和重量全部集中在了脚部装备的链锯刃上,向满是破绽的躯干部踹去。(译:OVT Kick!)

    结实的肌肉与外皮上爆出火花。赤铜色的机体被染上赤黑色的体液,四散飞溅的异形肉片从碳素纤维复合体表面愀然滑落。

    ——从卫士的动作之中,可以看出他对MiG-29OVT没有选择依靠速度进行切割的碳纤维刀刃,代之以通过叩击发挥威力的链锯刃作为武器的个中缘由有着已臻化境的完美理解。

    (东欧同盟,东德陆军Cooper排……虽说现在仍旧分东西两德,但不愧是德国的战术机部队啊——)

    驾驶战术机的卫士肩负着将被交托的利刃发挥到极致的义务——对于体现着露娜理想与信念的卫士是个德国人一事,她感到不小的自豪与欣喜。

 

    ——西德陆军正规战术机母舰“提丰”号正在返回位于英国本土的多佛基地群的返程之中,格纳库中充斥着一如既往的喧嚣。

    虽说是在大规模出击后归回的途中,但作为紧急反应部队的地狱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不通人情的联合国找麻烦。等不及回到基地队员们就已开始对EF-2000进行维护以备再度出击。

    ——露娜特雷西亚?维茨勒本少尉从抵达母舰、完成战后报告后的那点时间里往往是在这格纳库中打发的。

    这是为了在与同僚谈话放松精神之前,通过这个不打扰会整备兵工作的位置看着他们维护自己一行人的战术机,借此获得“战斗已经结束”的实际感受让自己的心沉淀下来。——拼上维茨勒本的名誉,这绝不是为了偷看卫士一般无法企及的的维护舱盖打开状态下的战术机。(润1:妹子,看心上人换装咯?很绅士嘛,有潜质。)

    (再加上,这次还有一件能找到乐趣的事情啊。)(润1:妹子在寻找愉悦)

    她内心深处正如此低语期待着,视线的前方就是作为提丰号来宾,隶属于东欧同盟军的MiG-29OVT

    到目前为止这支名为“Cooper排”的部队一直以在地狱犬营支援下于圣米歇尔山要塞一线进行的渐减作战为主要的实战运用试验,此次,Cooper排将实战试验作为首次远征试验兼做配合空母平台的运行试验,所以就在地狱犬的第一母舰提丰号上借到了个出击位置。

    (圣米歇尔山要塞已经与外界完全隔离了——)

    她们所属的欧盟西德军与作为东欧同盟盟主的东德军,由于政治上的缘由,即使在同一要塞之中也因保守机密之由做了隔离措施。别说战术机,就连和东德军卫士打个照面都只有战术简报时的片羽吉光。

    另一方面,所谓空母就是艘为了“吃大锅饭”才存在的船。虽然这个机库也算是禁止进入东盟停机区域的,但是在这范围之外还是足以看清那台机体的。

    (或许,那些卫士和我一样——)

 

    (润1:喂,那男的。一年后的便当,请领好。啥?未必是?不去管它,敢搭话,看我们大零桑咒死你。)

    “——看来,您对我军的新锐机颇有兴趣啊。”

    听到背后传来流利的德语,露娜抱有某种确信回过头去。(润1:果然我大德意志技术力世界第一)

    互相偷瞄了眼肩章并致以敬礼后,她向声音的主人——身佩东欧同盟军鹰翼纹章的男人报以了微笑。

    “这是当然啦——因为这机体到现在为止的实战评价都获得了很好的成绩啊。”

    另一方面,出声搭话的东德军卫士的声音则暗含着几缕警惕。

    “竟能荣膺久负盛名的地狱犬卫士的称赞,真是我个人的荣幸,维茨勒本伯爵夫人——”(注:原文这里就是Frau,也就是夫人了,考虑到德语中即使是订婚中 也不会有Frau予以称呼,推测露娜家上一代家主亡故,而又没有同辈叔叔在,所以就由她袭爵了,袭爵后不管是否已婚都是称呼为夫人的。但这里又遇到个问 题,德语中袭爵的女人专门有个词叫Grafin……管它了我就这么翻吧)

    “——叫我露娜就可以啦。这说起来并不是什么正式场合下的对话呀。”

    虽然依旧保持着大家闺秀的举止,但眉目间流转的笑意,多少让对方放下了戒备。毕竟同在战场上并肩作战所萌发的战友情谊是不会被时代或国家的变迁所阻隔的。

    “恭敬不如从命,那也请称我为我道尔夫好了(dorf)。能像这样和西德人交谈的机会还真是罕见啊。”

    “我也是这么想的啊。再怎么说,能完美理解MiG-29OVT设计理念的卫士就近在眼前啊。”

    苦笑着的道尔夫在在听到“近在眼前”的瞬间,被露娜置身戏剧一般憧憬而纯真的眼神强行拽进了交谈中。露娜关于战术机的丰富知识对大多数卫士而言都具有一触即溃、无法阻挡的魅力——她的同辈曾说:这样的事如果能发生哪怕一次倒好了。

 

    “——这还真是罕见啊。西方竟然还有对东方阵营的机体——还是在苏系机的基础上强加美军思想的怪胎抱以好评的人在啊。”

    在一系列多国混编部队中常见的轻松寒暄后,道尔夫发出了由衷的感叹。他已经隐隐感觉到露娜特雷西亚具备的不只是对战术机的丰富还具备着近乎于爱的敏锐洞察力。

    “吓。难不成是我们中的谁说了有所冒犯的傻话么?”

    “哈哈,不必介意,这也是没无道理的啊。毕竟在圣米歇尔山已经对EF-2000台风和阵风这类血统纯正、名门正牌杰作机司空见惯的人不在少数啊。”

    说着,道尔夫耸耸肩,把视线移向了MiG-29OVT右手近侧边的EF-2000

    EF-2000,台风——是啊,这可真是台好的机体啊。切实满足当今欧洲战线实情的设计。真是叫人羡慕。”(润1:是啊,真是个好妹子,要啥有啥,这是叫人羡慕)

    言毕,他扭过身来一转,重新注视着已经与他逐渐融为一体的爱机。

    “就算是这样——MiG-29OVT也是我们好不容易才取得的第三世代战术机。”

    这一席深刻而沉重的话语明显只能出自始终奋战在最前线的斗士之口。闻言,站在一旁挺身一步对东欧联盟的希望投以注目礼:

    “无论如何都要让这架机体发挥出全部实力——请原谅我的冒昧,我窃以为,在这一点上身为卫士,我们的使命是一样的。”

    “嗯……正如你所说的。露娜——不,失礼了,果然还是应该正式求教您的名字。”

    致以同为卫士的敬意,他再次与露娜特雷西亚迎面相对。

    “我是隶属于东欧社会主义同盟东德陆军的兰道尔夫?布莱希雷达少尉。本次在Cooper排中担任2号机位置。”

    这个名字瞬间点亮了露娜特雷西亚记忆的一角。那似乎也是个贵族的姓氏,没记错的话——

    “啊啊,布莱希雷达!您说的就是那个冯?布莱希雷达吗——!?”

    记忆的丝线衔接在了一起,少女流露出喜悦的神色,报出了这个名字。

    “我才要请你恕我迟迟报上姓名。我是露娜特雷西亚?冯?维茨勒本少尉——娘家应该与布莱希雷达家有堂兄弟脉络的亲戚关系。”

    这是自昔日东西德分隔以来就杳无音信的一族姓氏。

    ——然而。

    “……冯?维茨勒本——原来如此,原以为不过是传言……地狱犬果然现在还保留着这种把戏么...

    听到道尔夫陡然间凝固的声音,露娜的神色也瞬间由雀跃转为了不安。

    “冯?布莱希雷达少尉——?”

    露娜送出的是西德这面对贵族军官的官方称谓,但是。

    “我叫兰道尔夫?布莱希雷达。冯?维茨勒本少尉。在我们国家,已经没有使用这种上个时代称号的人了。”

    道尔夫并没有将此作为礼节欣然接受,这反倒将表情静固成了铁板一块。

    “这——那个,失礼了——”

    露娜特雷西亚本就是熟识社交舞台仪节的名媛。非正式的对话戛然而止,这种场面在以外交为名目的社交上意味着双方各自执有截然相悖的立场。这份痛楚此刻深切地印上了他的心头。

    看着露娜特雷西亚脸上浮现出的茫然,兰道尔夫似乎又想起了直到须臾前两人间建立的情谊,带着些许窘迫他稍稍移开视线,接着将心中所想淡然吐出:

    “——失礼。但这就是我们东德的现状,如今已经不是说着家名这种陈年旧事的状况了。我们——”

    顷刻,他的话语停顿了。这转瞬或许是感到现实与先前双方作为卫士所共有的矜持间的背离而深感痛苦的数秒。

    “——我们是卫士的同时也作为佣兵,只是支撑着残存下来的国民。”

    不是作为贵族来守护国民,而是作为在国际社会上取得报酬的佣兵来“养活”国民。而这意味着守卫多佛就直接与守卫国民相关——这一点对于勉强得以向英国本土这上等地块上转移了一定量国民与产业的西德政府,进一步说也就是西德军、地狱犬他们而言是无法感同身受的见解。

 

    握紧什么的人,与了无所依的人。露娜特雷西亚?维茨勒本并非不曾洞悉两者间的微妙之别,也并不是没有发现忽视了凌驾于知识之上的历史的自己有多无能。

    因此——

    “——很荣幸能和您谈上这席话,布莱希雷达少尉。愿贵国的战术机开发顺利。”

    露娜特雷西亚稍稍整理了着装并致以一个标准的军礼将氛围调整回了桌面上的格局。对此兰道尔夫也予以充分的理解,相应地回施答礼。

    “在下/本人同样深感光荣,维茨勒本少尉——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够促膝长谈。”

    不,省略了“冯”(von,一般贵族的名字里才有这东西)的答礼,或许是兰道尔夫对露娜对大限度的赔罪。

 

    无论如何,两人转身相背,默默离开了机库。作为西德与东德,除了回到各自的战斗中,他们别无它途可选——

MUV-LUV TSFIA 60『Roter Kriegshammer』 - 终孽剑士 -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

     1:首先,恭喜我们的露娜酱终于成功夺取了一次主视角位置,TEF的这个位置已经被天然呆和马尾蹭霸占太久了。对于这篇文字,主译在译完之后已经再次力 竭了。经一众挖雷村姑的抢救,现在正在ICU重症(重度欧派依存症)监护病房继续观察。对于我而言嘛,老样子,遇到维老湿就是无解-投了的节奏:这个场面 本可以重点表现Mig29OVT的技战术特点和东西方战法的异同,又或者表现一下我们绿毛的TSF重度依存症如何病入膏肓...当然,这两点也不是没有, 不过主要还是蜻蜓点水的侧写,而把重点放在了极度[哔—————————](以上文字涉嫌扰乱社会和谐,玷污小盆与纯洁的心灵)的[ ————————————————](以上文字涉及各类低烈度敏感词)上,于是,我就下去扎纸人了.....维如星你个[ —————————————————]!!!!发泄完毕,于是继续说正事。在岁末年初之际,潦倒的宅在各自的阴暗房间里分工合作,最终完成了 TEF#9-#13的基干部分,如今,我们终于可以仰天长叹:“老子把坑填完啦!!!缪哈哈哈哈哈哈哈.....

作为吐槽役,在元旦当天我就受到了极大的刺激。看着第十放映室豪快地爆烂2012全年各部电影的菊花,在感同身受,隐隐菊紧的时候我也再度理解了我与真正 的吐槽还有很长的距离。新的一年,也就是20B年中我将继续将我不着调的风格发扬光大,在被吉宗、维老湿或是零老板追杀之前,继续为大家献上血肉模糊、恶 意浓郁的各类反白,请各位“有识绅士”拭目以待.......

 

本文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codenamezero

希望能在第一时间看到翻译的朋友请自行前往

  评论这张
 
阅读(8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