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

不会再更了,大家再见。

 
 
 

日志

 
 

新机动战记高达W Frozen Teardrop.22 寂寥的狂诗曲VI  

2013-07-12 00:00:47|  分类: 新机动战记高达W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机动战记高达W Frozen Teardrop.22 寂寥的狂诗曲VI - 终孽剑士 -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

翻译水平有限,有不足或意见请指出。

感谢DG桑提供扫图,AH的翻译协力以及千妲娜的P

 

转载文字及图片均需注明出处:http://blog.yeshj.com/ntcace/

 

MC File 6 (前篇)

 

MC-0022 NEXT WINTER

 

——决战的时刻临近了——

 

 

拉纳格林共和国的移动要塞『巴贝尔』在隔着艾律西昂海对岸的伊希地平原【Isidis Planitia】上停下来展开阵型。

这个『巴贝尔』的形态并非是作为其名称由来的《混乱之塔》。要塞虽然高度只有十层建筑的程度,但面积确有小型城市那么大。

从上方俯瞰,移动要塞是由边长为300米的正五角形、从AL的十二辆无限轨道式装轨车辆连接而成,像是正十二面体展开图一样在大地上展开。

新机动战记高达W Frozen Teardrop.22 寂寥的狂诗曲VI - 终孽剑士 -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

这个要塞本来并不是因为军事用途而建造。而是为了在火星的干涸河道上铺装道路用的移动式整地建设机械。

将其改造成要塞的想法也许是出于过去地球圈内的『移动宇宙要塞巴鲁吉』或者是『宇宙战舰利布拉』吧。

每台车辆上都搭载了各种火炮武装,还有机动木偶格纳库和兵器工厂,简直就是可以移动的最前线。

再补充一点,这个正十二面体的布局虽然呈现密集形态,但如果在战术上有需要的话,可以排列成称为鹤翼之阵或者是雁行的斜线阵型。也就是说,这是个可以即刻应对所有战况局面的可变型城塞。

 

我进入了父亲给我的《天堂》的狭小驾驶舱。

座椅的感觉很不好。

感觉对我来说太硬了。

打开操作台的小型屏幕,输入密码。

那是父亲设定的异常长的一段文字,也是伊曼努尔?康德的名言。

『永远的和平,不是空虚的理念,而是我们必须完成的使命』

一想到父亲每次输入这段文字做出觉悟前往战场,我就感慨万千。

在黑暗中,主电脑启动了,各仪器开始点亮。

明明虚拟3D显示已经是最近几十年的标准配置,但这台机体的显示简直像是AC时代的古董一样采用了直接点灯式。

但我习惯了这种旧式的显示方式。

因为这段时间我搭乘的《梅花杰克》也是如此。

那台火星战士,是曾经被称为幻之名机的《里奥IV型》的复原品,确实是台硬派的经典机体。

整个驾驶舱变亮了。各处仪表报告了当前状态。没有异常。

上次战斗所受到的损伤似乎已经完全修理完毕了。

我快速地结束了启动检查,连接到主动力部。这下终于能出击了。

主屏幕显示出了机体正面所看见的景象。

那是还不太熟悉的战舰《北斗七星》【Grand Chariot】的火星战士格纳库。

视野比想象中还要狭窄。

在战斗中,比起目视,敏锐的听觉、嗅觉、皮肤感觉更为重要。

副屏幕上显示出了站在这台机体边上的《红心女王》。

『米尔,你真的已经掌握这台机体了吗?』

能听见娜伊娜的声音。

那是从红心女王驾驶舱内传来的通讯信息。

这语气与其说是在担心,不如说更像是调侃的感觉。

“这里是多鲁基斯?天堂。米尔?匹斯克拉福特,检查完毕”

我无视姐姐,向《北斗七星》的舰桥报告已经完成出击准备。

『明白......离出击还有六十秒哦』

管制室操作员凯瑟琳?布鲁姆开始了倒计时。我看到和她在一起的还有指挥官W教授。

『米尔君。有超过一百机的《比尔格IV》从巴贝尔上出发。阵型是Delta。从机动速度来看,也许这是你最先遭遇到的敌军先行部队』

“明白,W教授”

『虽然会很激烈,但战局会因你的奋战而朝着有利的方向前进。请一定撑过去』

“明白......

要说不紧张那是假话,但我的内心不可思议地平静了下来。

W教授的指示没有错。只要服从就行了。

“宇宙的心说了什么吗?”

『和往常一样,<1.161803398>

“这是黄金比例吗”

『是斐波纳契数列。宇宙在任何情况下都追求着这个数值』

无限的宇宙描绘着螺旋而不断展开。

自然界的花朵的排列方式和树叶的连接方式,菊石贝和海螺的螺旋也服从着斐波纳契数列。

肉眼所不能见的透明的方程式就在那里。

能感受到他们的只有W教授和他妹妹卡特琳而已。我决定相信他们的未来预测。

基于宇宙的心的战略,会远远凌驾于从移动要塞巴贝尔对《比尔格IV》发出命令的《ZERO系统》。

拉纳格林共和国的领导人塞克斯?马其斯上级特佐这个残留意识的光学影像既然能和《ZERO系统》联动,那我们只能向宇宙的心来寻求胜机。

『舱门打开』

凯瑟琳的声音从驾驶舱中响起。

眼前的出发舱门打开了。

能看见外面的景色。

火星已经是夜晚了。

遥远的冬日云缝间微弱地闪烁着『Frozen Teardrop』。

这个『次冬』结束后,MC23年的『前春』会到来。

即便如此可能什么都不会变。

也可能会变。

如今我们正在被考验。

连接着出发舱门的侧壁灯全变成了绿色。

我和天堂踩上出发弹射板,从《北斗七星》中高速飞出。

“多鲁基斯天堂,出发!”

多鲁基斯展开白色的巨大机翼。

『降临的奇迹』【多鲁基斯天堂】全身散发着炫目的光芒飞向了战场。

后方是从艾律西昂海前往伊希地湾的《北斗七星》。

在更遥远的后方能看见在艾律西昂岛的欧伯山【Albor Tholus】中的莉莉娜城。

为了预防这种紧急事态,已经启动了覆盖整个城市的巨大白亚壳罩。

那形状让人联想到维纳斯诞生时的《Scallop》。【贝壳】

这可以将居民的受害减小到最低程度吧。

有点悲伤,我觉得已经感受到了『完全和平主义』的极限。

 

天堂与光芒一起在高速飞行。

虽然无法从驾驶舱中确认,但天使的羽翼应该在优雅地挥动吧。

这架机体是我父亲回收了AC195年被破坏的《多鲁基斯II》的零件,自行组装,加以最新技术改良的成品。

那是过去的那个托雷斯?克修雷纳达作为爱机所搭乘的机体。

我搭乘后第一件注意到的事情,就是这台机体有着『左撇子』的特点。

既然是由人搭乘,那机动战士也有擅长的手。

神经传达回路会直接将驾驶员的身体能力向机体反映。

在回避敌人攻击时是“右转”还是“左转”,这瞬间的判断能够决定生死。

这种动作的积累会创造出机体独自的个性。

因为我自己是左撇子所以很清楚。

特别是这个多鲁基斯系统的驾驶舱里印刻着驾驶员的个性。

父亲不是左撇子。我推测也许那个托雷斯?克修雷纳达是左撇子吧。

将装备在左臂的圆形盾牌变更到右臂,操纵性提升的程度令人惊讶,推进器拉杆也能感觉到很适合我的手掌。

感觉到反应速度也变得灵敏了。

托雷斯使用右手规格的机体装备来战斗不会感到难受吗。

也许是他刻意保持传统,但我不明其中深意。

 

拉纳格林共和国的塞克斯?马其斯上级特佐对火星联邦发出独立宣言和宣战布告是在MC21年的『前冬』。

在那个时间上,没有人能阻止他的暴走。

那时自称为米利亚尔特?匹斯克拉福特的第一任总统被暗杀才不到一周,联邦政府完全没有对策。

之后马上开始了局地战,火星南半球各地都在被塞克斯特佐蹂躏。

拉纳格林的国民可不认为他是光学影像。

他在各种报道影像中让自己登场,使人相信他实际存在。

包括在第一任总统葬礼的时候,他站在我们背后表现地像参与者一样的影像,都是通过影像处理捏造的。

联邦军虽然一开始以火星战士进行对抗,但在塞克斯特佐驾驶的次代高达下被彻底击垮。

战线一路后退,被逼急的指挥官大量投入了秘密持有的比尔格IV

但,这是致命的错误。

比尔格IV的指挥系统被次代的《ZERO》入侵,所有的机体都被夺走。

战力差一口气被缩小,几个月后被反超。

对于塞克斯上级特佐投入无人兵器,只会增加敌人的战力。

比尔格从联邦军的最前线消失,军方再次配备了有人机型的火星战士。

但此时兵员是压倒性的不足。

联邦军内没有志愿加入驾驶员的人员。就算强制征用,也会马上逃亡。

拥有正常神经的人都不会有勇气去面对庞大数量的无人机。

毫无办法之下军方准备了搭载反入侵程序的无人机,暂时性地维持了战线。

但《ZERO系统》马上改写了程序,以超越反入侵程序的演算处理逐个将配备这些程序的兵器夺走。

将近一年的时间内,这种改写软件的重复行为在不断进行。

结果毫无变化。

几百台无损的无人兵器成为了拉纳格林共和国所有。

简直是毫无意义的努力。

就算在这种状态下,联邦军上层中仍有过于相信无人兵器的指挥官,还在不断重复着大量投入然后被塞克斯特佐夺走的愚蠢行为。

父亲使用了能使无人兵器机能停止的纳米防御系统。

那是曾经托雷斯?克修雷纳达委托研究者设计开发的技术,但这直到最近才终于进入实用阶段。

这下终于能够阻止拉纳格林共和国的战力增加。

但联邦军上层部似乎对此感到不快,而将『昔兰尼的风』视为敌人。

父亲一直进行着不属于联邦势力的个人战斗。

在这点上预防者也是一样。

在火星的大地上拥有觉悟的驾驶员太少了。

新机动战记高达W Frozen Teardrop.22 寂寥的狂诗曲VI - 终孽剑士 -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

我和天堂飞过了海洋。

在马尔斯大陆前方的伊希地平原上,展开着比尔格IV的大部队。

他们离要塞巴贝尔相当远。

从空中看往战场的视角,是对战机动木偶时最重要的关键。

“那种数量还算是先行部队?”

令人惊呆的数量。

之前战斗时,是以六架机动战士打倒了十倍的敌人——六十机的机动木偶。

这次是约一百机的比尔格IV——数量级加了一位而且还是百倍的敌人。

新机动战记高达W Frozen Teardrop.22 寂寥的狂诗曲VI - 终孽剑士 -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

阵型正如W教授所说。

他所说的『Delta』,就是正三角形的阵型,机体以正四面体展开图的形状进行配置。【我其实很想说这是Zelda阵型......

从阵型来看,似乎是准备避免战力分散,将火炮集中在前端,强行突破艾律西昂岛。

要说弱点的话,就是无法防备后方的偷袭。

但考虑到我们的战力,应该不会有这种担心。

火星联邦军的战力只有《北斗七星》上搭载的十二架火星战士而已。

偷袭作战根本是在做梦。

“面对那种数量的敌人,没有笨蛋会从正面单刀直入的啊”

我自己也会这么说。

“但,我会去......因为我就是笨蛋”

我将推进器全开,急速下降。

与此同时,开始散布装备在天使之翼上的《纳米防御系统》。

金色的微粒子撒向从索敌反应转变为攻击态势的比尔格IV

就在此时,机动木偶的累积数据一瞬间被清零。

位于头部的传感器屏幕一起变暗。

浮游着的新行星防御系统逐个开始下落。

Delta前方布阵的二十机到三十机的比尔格陷入了动作停止状态。

如果这时没有管理系统的人在,那就可以一口气歼灭了,但估计会有人反馈累计数据后再次启动吧。

这个时差是胜负的关键。

 

“在这里尽可能打倒他们”

我右手用杜宾枪射击,几乎同时用左手挥舞着光束军刀。

以这个势头打倒了大概五机后,向内部突击。

本来比尔格就不擅长格斗战。

我连续砍倒了六、七架敌机。

从后卫部队中慢吞吞出来的四机,被我用杜宾枪的能量弹命中了。

虽然瞄准了更内部的机体,但子弹被新行星防御系统弹了回来。

“过于深入了吗”

还未受到纳米防御系统影响的机体虽然想要移动到前卫的位置,但却被前面停止的机体挡住而动弹不得。

“这样的话!”

心情的转换很重要。

我将天堂向左旋转。

把光束剑插入位于右侧处于停止状态的比尔格。

将其他机体的腰部一字斩开,再将相邻的机体从头顶一切为二。

现在是十二机。

突然发现,眼前的比尔格开始了再次启动。传感器屏幕伴随着电子声开始了喀嚓咔嚓的闪烁。

总算将这台机体斜肩一刀斩断后,我一口气向空中垂直上升。

“全部十三机吗......

作为天堂的初战成果已经很好了。

本来是准备击破二十机,但妄想是没有尽头的。

上升到超高度之后,我再次俯瞰战场。

也许是战斗后的原因,感觉刚才都很狭窄的视野变得更为宽广了。

有种我的感觉存在于机体之中的印象。

“这就是多鲁基斯的特点吗”

我第一次体验到与机体相融合的实感。

在以梅花杰克的《里奥IV型》战斗时,都不曾过有这种一体感。

天堂已经是我的机体了。

不会让给任何人。

也许机体的优秀让我产生了这种想法。

 

再次启动的比尔格IV部队,漂浮起庞大数量的新行星防御系统,建立起了不受任何攻击、圆顶状的铁壁防御护盾。

内部打乱的阵型已经回到了正三角形的Delta

真是认真的性格啊。

也许是机械的特性,不能将空位放着不管。

他们漂亮地重新排列成等间距同面积的正三角形。

虽然我想说,他们从刚才的战斗中什么都没学到。

我将操纵杆向左倾斜。

天堂呼应了我的操作,开始大幅向左回旋。

这次我瞄准了三角形左侧的顶点。

 

作为重力环境地上战用机动木偶的特征,他们最初的动作是踏出右脚。

那也许是开发设计者的编程设定。

因为要把握周围环境开始动作,在演算处理上太花费时间。

所以如果没有太多异常的话,这是程序的标准动作。

本来机动木偶是作为在没有障碍物的宇宙空间中战斗的兵器而开发的。

当然会走捷径。

但从踏出第一步的脚尖方向能预测出下一步,分析出接下来的动作。

被预测到行动对于机动兵器来说是致命的。

 

“所以没什么好怕的!”

我的脑海里响起了火星联邦政府特别军事顾问的声音。

他是教授我机动战士战斗方法的教师。

四年前的MC18年,他作为私人教练出现在我面前,将战斗的基本要素全部灌输给我。

机动木偶的行动预测也是他教授的。

虽然后来才知道,这个特别军事顾问教师名叫『张五飞』,是地球圈统一国家预防者火星支局长,也是原高达驾驶员。

我有种命运般的感觉。

听说我的母亲在籍于OZ的时候,在非洲的维多利亚湖基地中和作为少年兵的他交战过。

而且,将作为这个天堂本体的《多鲁基斯II》驾驶员托雷斯?克修雷纳达打倒的也是这个人。

这个人为什么会成为我的老师,详细情况我不太清楚。

虽然他真正的任务肯定是对火星联邦进行内部调查,但为什么在指导我的时候却毫无保留。

『米尔......你不会表达自己』

这句话是那时才回到莉莉娜城的娜伊娜说的。

『不会表达?还是不会说?』

我刻意回避着将《感情》用确定的《语言》表达出来。

因为我觉得无法正确的表达不安定的内心。

我活到今天一直觉得有『什么』不足。

而且我不知道这个欠缺的『什么』是什么。

对于近在眼前的世间矛盾,我只是像是和自己毫无关系般旁观而已。

“用自己的双脚站起来!”

能听见特别军事顾问教师的怒吼。

那时我所不擅长的,也许就是无法面对世界。

我只是擅长躲避各种场面。

觉得老实一点自己就会安全。

“攻击才是最好的防御!光是防守只会动弹不得!”

“不要进行无用的爱惜!兵器被破坏是当然的!”

这些话如今深深印刻在我心中。

那时我战斗时会有犹豫。

会被内心的软弱摆布。

我对于旧式机动兵器有着特殊的感情,不希望他们成为单纯的『杀人道具』。

我只是自作主张地寻找着他们比自己存在更久的意义。

因为这种迷茫而导致了很多人的死亡。

全都是我的责任。

现在我也在反省,反省着对于天堂的这相似的感情。

我不是一个人。

张五飞,你在和我一起战斗。

 

现在的我已经没有犹豫。

比起什么都不做的后悔,还是做出行动等待结果为好。

我感觉到战场独特的直觉在我心中觉醒了。

我一直是慢热型。

心情的引擎还没热起来。

视野更加宽广了。

皮肤上能感觉到高度、风向和气压。

已经可以不用看驾驶舱仪表的数值而战斗了。

宇宙的心是<1.61803398>

真正的数值当然是会永远持续下去。

斐波纳契数列描述的是向左旋转的螺旋。

我向Delta阵型的左顶点攻击。

在急速下降的同时从天使之翼中散布了《纳米防御系统》。

但同样的手段第二次使用不会有效果。

比尔格IV没有停止。

被反馈累计数据的那些机体是以反纳米机械的程序再次启动的吧。

无数的光束步枪一齐向我射击。

为了躲避这些光束,我将过剩的推进器全力喷射,加速到最高速度。

剧烈的重力向我袭来。

完全无视搭乘驾驶员的肉体。

多亏了张五飞的训练,我总算是承受住了这个加速度。

我感觉我明白了座椅过硬的原因。

要保持操纵姿势又要耐震动,这个硬度刚刚好。

要是过软或是过硬,都会在G力的重压下导致背骨或者肋骨骨折吧。

天堂在向左迂回。

正如所料,比尔格预测目标的迂回路线是右边。

反应慢了零点几秒。

在向左瞄准的时候,我已经转成向右了。

马上反应速度又慢了下来。

这样就能一直躲过光束步枪的光束。

战斗的主导权在我这边。

此时如果比尔格IV里有驾驶员搭乘的话,回到向右时反而反应速度会提升吧。

因为习惯了右转。

但是对机械的判断来说这是至难的课题。

逐个连射的光束步枪波状攻击有很大的空隙。

我在这些缝隙中穿梭飞行,慢慢降低高度。

然后尝试发射了一发杜宾枪。

果然,被新行星防御系统弹开了。

从攻击到防御的转变反应真是快。

但是,我真正的目的是行星防御系统密集的空中。

那里慢慢飘落着刚才散布的纳米防御系统。

其中混杂着和上次不同的其他种类的纳米机械。

虽然不会影响机动木偶本身,但有着和电磁立场反应的机能,会产生电磁饱和的状态。

就是应用在白雪公主的《白箭》上的东西。

金色的微粒子附着在新行星防御系统上,将防御机能完全封杀。

电磁立场消失后,连漂浮的机能都无法实现。

比尔格IV头上的圆顶状护盾顶端出现了一个大范围的口子。

无力化的新行星防御系统落向了地面。

我随即使用最大出力发射了杜宾枪。

闪光的同时发生了大爆炸。

刚才的一击,至少也破坏了五、六架比尔格IV

不给他们犹豫,我和天堂飞向洞中,飞到蠢蠢欲动的比尔格IV正中。

杜宾枪的能量已经没有了。

将其固定在肩部,我用左手从圆形盾牌的内部拔出光束剑。

“第二轮格斗战”

手起刀落。

密集的比尔格IV几乎没有反击地在减少着数量。

Delta 的阵型就是个悲剧。

不擅长近身战的比尔格,在攻击友军时会毫不犹豫使用光束步枪射击。

我回避着炮击,连续进行着左旋向的圆运动,画出一道螺旋。

在这一连串的动作中,十机到二十机的比尔格陷入了战斗不能状态。

“差不多了......

随着战场的扩大,会变得对机动木偶更有利。

我和天堂再次垂直上升,飞到超高度。

这次的战斗能赢取多少时间呢。

不管减少了多少数量但还有三分之二的比尔格IV完好无损。

而且这只是先行部队,要塞巴贝尔上还温存着七百机的本队。

 

就在这时。

正三角形的右侧顶点上出现了大火柱。

屏幕放大后,那是手持地狱镰刀的黑色披风魔法师,以及肩扛着巨大十字架型重机关炮、披着深绿色斗篷的普罗米休斯在攻击比尔格IV

搭乘的驾驶员是迪奥?麦克斯韦尔和『无名氏』特洛华?福波斯。

『哦啦哦啦!芬里尔大人来了!』

迪奥说着这些俏皮话,发动了猛然的攻击。

虽然娜伊娜认可,但他的实力我很难判断。

以为是在有勇无谋地直线进行攻击时,他会以巧妙的圆运动来玩弄对手。

总之是个随心所欲做出无法预测行动的少年。

另一方面的无名氏福波斯倒是可以评论。

我觉得他是个厉害的男人。

虽然从不讲述内心,但他以冷酷的战略思考将预想外的事项逐一排除,确实地提升着战果。

现在他也进行着猛烈的攻击但仍然一言不发。

同样被称为沉默寡言的我在战斗中至少会说上两三句话。

虽然卡特琳似乎也很在意他,但她的真心我无法判断。

魔法师和普罗米修斯的战斗,使得比尔格IV被击破了将近十机。

看上去近身战和炮击战的合体攻击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独特的缓急节奏,攻击的恰到好处。

他们成为我方之后战力立刻倍增了。

必须要向说服他们的W教授和Doctor T表示感谢。

还有,要向对Doctor T说的那句『大叔』表示道歉。

在那之后他一句话都没和我说过。

我想前往迪奥他们战斗的位置进行援助。

但,不能在这次前哨战中集中战力。

W教授他们搭乘的战舰《北斗七星》进入伊希地湾争取时间,这是我们被给予的使命。

尽可能的在大范围内进行攻击,将敌人的注意力集中在我们身上。

 

Delta阵型正三角形的顶点再次开始了战斗。

位置是最初我攻击的地方。

进行战斗的是山鲁佐德和红心女王。

驾驶员是卡特琳和娜伊娜。

红色的骑风帽和虹色透明斗篷就像是舞蹈着圆舞曲般进行着战斗。

娜伊娜的红心女王将几个比尔格IV引出,山鲁佐德绕到背后,挥舞着MG合金制的占比亚,将机体分解。

重复了几次之后,圆舞曲的节奏开始加速。

两人合体攻击的默契,已经在之前的战斗中被证明了。

各自的机体重复切换着攻击与防御,玩弄着比尔格IV

在我看来,比起驾驶普罗米修斯和黑桃国王,卡特琳驾驶山鲁佐德战斗看上去更漂亮。

纤细华丽的动作,像是第一次见面时的小提琴演奏。

由于她们的活跃,比尔格IV的数量从最初的百机减到了半数,还剩下五十机。

以这种势头的话也许可以将先行部队全数歼灭。

 

我和天堂准备继续在Delta的左侧顶点战斗。

果然这是单人作战的极限,没法有效地降低敌人的数量。

我回避着比尔格IV放出的光束步枪光束,等待着应该马上前来汇合的白雪公主的到来。

那个希罗?尤尔加入战线的话,可以期待战力进一步倍增。

我并不着急地做好了这会是场持久战的觉悟。

我确信前哨战的胜利近在眼前。

 

但却并不顺利——

 

传来了战舰《北斗七星》上W教授的通讯信息。

『已经进入了伊希地湾......但是』

声音感觉非常消沉。

『发生了紧急事态......白雪公主和希罗并没有前往你们这边』

“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他的行动就连《宇宙的心》也无法预测』

会发生这种事情吗。

『恐怕是去追莉莉娜总统了』

W教授困惑地说着他的猜测。

去追莉莉娜总统?

似乎是发生了我无法想象的事态。

『此外还有一个......最坏的事态……』

天堂的索敌反应告知了危险。

从移动要塞巴贝尔上,出现了一架超高速接近中的机体。

在屏幕上看见,是红与黑的双头龙。

没有错。

那是飞龙形态飞行的《次代高达》。

在这里心情的转换也很重要。

现在比起考虑莉莉娜总统和希罗?尤尔,不如先决定如何应对眼前的危机。

如果剩下的五十机比尔格IV和次代高达的《ZERO系统》合作的话,获胜几率会相当低。

刚才的左转伪装会被马上识破。

我打开了通信回路。

“各位,听我说。马上塞克斯特佐的次代高达要来了”

『嘿嘿,突然大将要出场了吗』

迪奥的声音从无线机传来。

『不是很令人高兴吗!』

这时的迪奥还是说着俏皮话。

『那接下来是一人十机』

无名氏福波斯聪明地说道。

我觉得以这五机也不是不可能。

但问题并不是比尔格IV

『问题是塞克斯的次代高达由谁做他对手。』

卡特琳先提出了这个问题。

『交给我吧,交给我!』

迪奥自信满满地大声说道,

『这只有卡特琳,你可以』

无名氏冰冷的说到。

就算她能读取『宇宙的心』,但也不能让她一个人去。

『王子大人会高兴的进行协助吧』

无名氏在这样叫我。

有种说不清的感觉。

当然,我对协助会不遗余力,但以这种形式将搭档让出去我不太能接受。

“这个角色,无名氏担当不了吗?”

『不是......我并不准备担当候补』

『塞克斯的对手,由米尔的师傅来担当』

娜伊娜说出了令人意外的一句话。

能被称为我师傅的人只有一个。

预防者火星支局长——张五飞。

从北方乌托比亚海来到伊希地平原的长距离高速气垫艇『VOYAGE』已经登陆了。

在机动战士格纳库的出发大门中,纯白的机体交叉着双手站立着。

《次代高达白》。

我是第一次见到那机体。

一想到是张五飞在搭乘,我就热血沸腾起来——

 

待续......

 

=====================================================

 

因为没法给上外翻译差评,所以在博客吐槽下,千万别找上外翻译去翻译德文...

前些日子因为办证需要,找上外翻译去翻译了我的德文成绩单。

因为都有既定格式,所以翻译的工作量其实只是课程名几个名词的翻译而已。嘛,抱着见识一下正规翻译机构译文水平的想法交了300块。

结果,第二天译员就来联系我,问几个缩写是什么意思,说查不到...

于是我默默地打开了谷歌,【外事求谷歌,你懂的】,1分钟就在维基上找到了答案...@#%……&×

为了纪念我在谷歌上探寻日文无解的大量时光,于是我仍然想给她一个机会.....于是我说这个可以在维基上找到哦~第三个解释就是了

结果...

等我去收稿时,她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硬是把我的实验室实验翻译成了流媒体传输...

全部看完,一个译名错误,两个译名不恰当。审核还敲着 原驻外参赞的章...

 

换个话题,大家有没有发现上次愚人节准备的内容呢?

没有的话,可以在上次的博文上按ctrl+A,或者选中全部内容,翻到最后,就能看到愚人节信息了......

结果看到老外都把我的愚人节信息用谷歌翻译成英语了......

 

最后扔个链接:http://rawmangabk.info/%E9%9B%91%E8%AA%8C-%E6%9C%88%E5%88%8A%E3%82%AC%E3%83%B3%E3%83%80%E3%83%A0%E3%82%A8%E3%83%BC%E3%82%B9-2013%E5%B9%B407%E6%9C%88%E5%8F%B7-comp/

然后你会发现,本月FT又休载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60)|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