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

长期招募翻译、图源,主打SRW和Astray系列,有意请加Q:409399881

 
 
 

日志

 
 

新机动战记高达W Frozen Teardrop.23 寂寥的狂诗曲VII  

2013-12-05 17:10:26|  分类: 新机动战记高达W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机动战记高达W Frozen Teardrop.23 寂寥的狂诗曲VII - 终孽剑士 -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

翻译水平有限,有不足或意见请指出。

感谢AH翻译协力

 

转载文字及图片均需注明出处:http://blog.yeshj.com/ntcace/

 

MCFile6(中篇)

 

《次代高达白》。

我是第一次见到那机体。

一想到是张五飞在搭乘,我就热血沸腾起来。

他似乎称那机体为《哪吒》。好像这是他所爱的亡妻的名字,但具体情况我没有听说。

但这下伊希地平原上的前哨战迎来了新的局面。

在大地上呼啸、冻结的冷风让紧绷的空气更加紧张起来。

副操作台出现了来自『VOYAGE』使用了秘密回线的暗号信息。

发送者显示为预防者的《凯茜》。

我将最顶级的安全措施解除后解读暗号——

《全机撤退。作战中的拉纳格林残存兵力全部由火星支局长歼灭》

——内容如上。

“诶......?

连我也震惊了。

也就是说,这个战场上塞克斯上级特佐搭乘的《次代》和残余五十机的《比尔格IV》由『老师?张』仅仅一个人做他们的对手。

我不禁觉得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自信啊。

“不要做多余的干预。我可不想被连累啊”

感觉好像能听到张五飞那知性并且平静的声音。

我听说次代这部机体是格斗用的机动战士。

也知道次代可以同时进行大量破坏。

而且我很清楚他兼具执行这些任务的技术和斗志。只能作罢。

他似乎准备将除自己以外的所有存在都视为敌人将其歼灭。

“是,是”,我在心中做出了掺杂叹息的回答。我的老习惯。

于是脑海里感觉又听到了曾经师傅的怒吼,“『是』说一次就够了!”。要是那个人想这样做,最好不要随便违抗他。

紧接着传来了来自W教授的通讯。

『这里是《北斗七星》......我们服从预防者火星支局长的指示』

集合点显示在了小的导航画面上。

“这里是《天堂》......明白”

战果已经很充分了。

不能在这里急功近利。

我脱离了战场。

娜伊娜和卡特琳,和我同样马上开始了撤退,但只有迪奥一个人在负隅顽抗。

『开什么玩笑!为什么把大将首级让给那个老头啊!』

『我先走了,小狗』

无名氏说完后就启动了《普罗米修斯》。

『连你都,怎么回事啊。我们都没好好地流过汗呢』

『哦~......我是不知道你偷懒了。但我可是充分劳动过了』

『切,就你这风凉脸还真敢说......我还能打下去!』

但是,在看见《哪吒》迅速地变形成『三头翼龙』,高速回旋到Delta阵型的比尔格部队上空后。他似乎明白了张五飞根本不会听进去,他抱怨着也开始了后退。

就算是迪奥也被那勇猛劲给折服了吧。

在三角形顶点各自布阵的比尔格部队,自然对脱离的我们进行了追击。

因为撤退的时机分散,所以阵型很乱。

Delta中央的上空,密集的新行星防御系统中出现了少量间隔,《次代白》没有放过这个空隙。

『三头翼龙』在新行星防御系统的缝隙间如同穿行般飞入,笔直降下。

他降下后开始了变形,在变成机动战士形态的同时,大幅挥动三叉之矛《光束三叉戟》。

没有及时逃开的比尔格被切开。

《次代白》在降落到大地的瞬间,周围的平原就真红般燃烧了起来。

发生了剧烈的震动。

地面也扩散着数根龟裂。

发出了轰隆作响的巨声,无数巨大的岩石漂浮起来。

看上去简直就像是斗神《哪吒》降临。

漂浮的瓦砾和岩石,吸引着几个新行星防御系统靠近,带着他们一起落下。

不清楚是以什么作用变成这种状态。

也许是利用了脚部安装的超电磁共振波,但这终究只是我的猜测。

地裂进一步延伸,比尔格部队的落脚点不再稳定。

机动木偶的自动平衡机能全速运转,攻防的反应变慢了。

结果比尔格各自开始了后退,要维持Delta阵形已经很困难了。

仅有的间隙以《次代白》为中心在进一步扩大。

紧接着,从右臂上装备的龙头中连射出好几发强烈的能量弹。

位于前方的比尔格中弹后逐个被爆炸的火焰吞噬。

那是连展开自己新行星防御系统的时间都不给予他们的速度。

这压倒性的猛攻以及目力无法捕捉的速攻,我可是在任何战场上都没见到过。

“单骑突入时,飞入敌方部队正中后驱散周围部队......这种战法最有效果”

曾经张五飞这样教我,而他自己也进行实践。虽然我刚才施展的战法应该和他一样,但破坏力、速度、破敌数还有规模都完全不同。果然无法匹敌师傅。我都还没有得到及格分吧。

《次代白》简直就像龙卷般以猛烈的右旋转粉碎着周围的比尔格。

数量已经到了十几机了吧。

中央部转瞬间就成了宽广的决战场。

龙头上光束加农的闪光断断续续地向四面八方飞射。

张五飞准备将塞克斯特佐引到这里。

在这残酷的战场上,『决斗』这种概念感觉稍微有点孩子气。

但无论在什么战斗中都赌上『自己的存在意义』,这种大时代的感觉还真是像他。

塞克斯特佐的次代似乎也回应了这种想法,降落到中央的决战场。

对峙的距离是机动战士之间独特的间距。

那是防御或者攻击都能转换对应的空间。

但是对峙的时间我感觉稍微长了些。

屏幕画面中映出的红白两机次代在互相对视。

虽然从我脱离后已经经过了三百秒以上,但两机还是没有交火。

而且散开在周围的比尔格部队也处于静止状态。

真是奇妙的景象。

在周围士兵的正中,敌我方的大将互相对视,简直就像是古罗马时代的剑士或者中世纪的骑士。

在我觉得奇怪的时候,通信机上听见了娜伊娜的声音。

『那是ZERO系统在互相争夺机动木偶的指挥权......

比尔格IV的遥控操作和自动操作系统如果被『ZERO』入侵的话指挥权就会被夺走。

恐怕是预防者独自开发的反入侵用软件搭载在了《次代白》上吧。

而且察觉到这些,塞克斯的《次代》瞬间开发出了更高级的软件进行对抗。

这和火星联邦与拉纳格林共和国将近一年的替换程序的过度竞争是一样的。

这就是张五飞和塞克斯特佐在这里几分钟内做的事情。

剩下的比尔格三十机。加上各自的次代一共三十二机。

是一对三十一,还是十六对十六,无论怎样战局都会受到很大影响。比尔格IV面部的识别信号重复着眼花缭乱的闪烁。

现在的状态以国际象棋来说就是开局的棋子配置阶段。

如果是十六机的话那正好和国际象棋的棋子数相同。

但是会以何种程度妥协,我不确定。

比起这些,那个张五飞从一开始就使用起『ZERO』对我来说甚是惊讶。也许是一段时间不见,他的心境发生了变化吧。以前的话,他是个在任何情况下都只以自己力量战斗的人。

不,将之看作他认可了和机体一体化的『ZERO』的能力更自然些。

放下无聊的观感和坚持,冷静判断眼前的战斗,保持均衡战力差的姿态反而更像师傅啊。

曾经他教导过我,“兵器只有战斗才算是兵器。不能发挥其能力就只有死”。

我自己觉得这是他在演示给我看怎么实践这些内容。

从战场脱离几分钟后,战斗开始了。

在《多鲁基斯天堂》的屏幕画面上,已经分不清是谁属于哪个阵营以及哪方优势了。

夜深了,远距离的夜视镜也有极限。

即使这样还是能确认到红白两机的次代还在互相对视没有移动。

看那样子如果要动真格的话,要等比尔格IV的数量进一步减少吧。

如果是的话,那我们将比尔格部队的战力削减半数并不是徒劳。如果以百机为对手的话,这种战法会适得其反。

陷入不必要的长期战后,与塞克斯特佐相比,我很清楚肉身的人类张五飞会显得不利。

也就是说,可以判断当初我们的任务,对敌军先行部队的搅乱作战成功了。

我赶往集合点。

 

集合点是停泊在伊希地湾的战舰北斗七星。

我在前往那里的途中,有种奇怪的感觉。

 

现在这个战场被某人支配着。

 

我感到了有意图的某种东西。

突然这么想到。

那不是拉纳格林共和国的塞克斯特佐,也不是预防者火星支局长的张五飞。

也不是感受到『宇宙的心』的卡特琳和W教授。

虽然想不到是谁,但还是一直有这种感觉。

有一瞬间我怀疑是不是我多心了。

但是同样在归还途中的卡特琳说的一句话使我从迷茫变成了确信。

『好奇怪啊......从刚才开始就有种被人盯着的感觉』

“是宇宙的心吗?”,我问道,卡特琳说『感觉和那个不一样』。

如果她也这么感觉的话那就不会错了。

也许那是住在火星的所谓《战神》也说不定。

也可能是充满恶意的历史。

 

我和《多鲁基斯天堂》在《北斗七星》上着陆的时候,娜伊娜的《红心女王》和卡特琳的《山鲁佐德》已经到了,正在往格纳库移动。

几分钟后,迪奥的《魔法师》和无名氏的《普罗米修斯》到达了。

这些机体中损耗最为严重的是我的《多鲁基斯天堂》。

杜宾枪的剩余能量为零,纳米防御系统也几乎使用殆尽。

机动战士格纳库中有一个空席。

希罗?尤尔搭乘的《白雪公主》还没有回来。

说是没有流汗的迪奥和无名氏走向了淋浴室。

两人还在互相说着什么。

能听到的都是迪奥的声音。

我和娜伊娜还有卡特琳,一起走向舰桥。

凯瑟琳在那里笑脸相迎。

“能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

“恩,总算是......

我将视线朝向舰长席,抱着双手坐着的T博士的背影出现在视界里。

............”

他还是一副不愉快的样子,并不准备转向我们。

从背后都能感受到他愤然的样子。

正面的大画面屏幕上是监视卫星的影像。

显示的是伊希地平原上奋战的《哪吒》。

听不到声音。

T博士一直在进行观战。

张五飞将多少架敌机加入了我方。

有没有向着有利的战局前进。

但这不是我所要担心的。

那个人无论在何等苦境中都能站起来,获得胜利。

他一定会怒吼道“我可没落魄到要你们来担心!”

我看了一会那个屏幕上的影像。

但是在那混杂着噪声的画面上,而且相当昏暗,没法确认发生了什么。

我斜眼看着T博士。

看见他的视线在细微地变动,佩服他完全把握了这场战斗。

但是——

......”

我沉默了。

有点窘。

虽然有着向T博士道歉的想法,但旧话重提就是自掘坟墓,所以我没有说话。

无言的离开了舰长席。

我考虑着自己感觉到的视线。

被人看着的感觉,是这个监视卫星的影像吗。

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感觉不是这样。

感觉像是来自几千万公里外的观察。

舰桥的深处,W教授在和谁说话。

对方是金色及腰长发的年轻女性。

她穿着红色夹克的女校制服。

我在旧照片中看过这衣服。

那是桑克王国匹斯克拉福特学园的制服。

“你错了,卡特尔?维纳”

“错的是你啊,多洛西”

被称为新泰坦尼姆之女的多洛西?T?卡塔罗尼亚总统应该年龄更大才对。

也就说——

“就算我是立体影像,但你的称呼还真是失礼啊......

“对不起总统阁下。但是,你能放下这种架子吗......用以前那种方式对话”

“在什么样的时代选择什么样的姿态是我的自由”

W教授也许感觉到我们的存在,他操作着手上的小型遥控器将《多洛西》暂停,头朝我们转过来。

“呀......好快啊”

“教授,这是?不,这个人是?”

该说是停止的影像,还是说有气度的少女,我很难判断。

“这是地球圈送来的立体影像程序。刚才预防者火星支局的凯茜?波给我的”

如果是立体影像的话,那就是和拉纳格林共和国的塞克斯特佐是同种程序吧。

虚拟面罩也是如此,最近地球圈的科技发展真是令人瞠目结舌啊。

“预防者从组织性格上,光靠传达指令无法明白上层的意图和政治判断......但这样就无法处理时刻变化的状况”

W教授淡然地继续着说明。

“而且你看,火星和地球的距离太过遥远。在紧急事态下一步一步等着地球圈的指示,那就无法行动了。而且又不能把这所有的判断交给火星支局长《老师?张》啊”

无法和地球圈实时对话。

我能理解。

从远处被观察的感觉。

近时有5600万公里到1亿公里,最远时有4亿公里。

这就是沿着椭圆轨道公转的地球和火星的距离。

如果我的直感正确,支配着这个战场的就是地球圈。

“所以送来这个对多洛西总统人格进行映像追踪的《AI》立体影像”

重新转向停止的《多洛西》,教授苦笑道。

“但是,从思考到性格都和她一个样,沟通起来非常困难......

教授挠着头,操作着小型遥控器解除了她的暂停状态。

再次活动起来的《多洛西》看着我的脸,虽然有点惊讶的表情,但马上就明白了过来,露出温柔的微笑。

但是在这威慑的视线下,明明是少女的脸庞却有种威严。

“即使如此因为现在的状况、政治分析是最新的,我知道地球圈现在在想什么......嘛,和『ZERO』系统相比也没什么大不了”

“卡特尔?维纳......

立体影像程序的《多洛西》露出了不满的表情。

“我的演算系统远远超过『ZERO』。希望你不要和那种东西比较”

这高贵的自尊心,真想不到是《AI》。

“看吧......

W教授注意到从身后过来的卡特琳和娜伊娜继续说到。

“比如说,我们预防者火星支局员在没有收到地球圈本部的命令下而支援了联邦军方,我知道总统多洛西会怎么想”

“会怎么想?”

卡特琳问道。

“请一定说给我们听听”

娜伊娜似乎也带有兴趣。

“让本人来说吧”

W教授向《多洛西》问道。

“总统阁下......刚才问过了,我们现在支援联邦军方——”

“这是不得了的事情!你们把中立公正的地球圈统一国家当成什么了。地球圈的预防者不能介入到纷争中去。更何况支援任何一方都是绝对不允许的”

“这只是表面上的发言吧”

W教授如此确认到,《多洛西》不在乎地肯定了他。

“是啊”

我们都屏住了呼吸。

感觉她的表情变得冷淡了。《多洛西》子弹般的视线射向了卡特琳和W教授说道。

“可以由我来提问吗?”

“请便”

“为什么,你们要支援联邦军方?”

“因为我们认为火星联邦总统莉莉娜是正确的”

卡特琳这么回答后马上被《多洛西》否定了。

“是不是正确在这个关头已经无关紧要了。换个问题吧。我想听听预防者本来的使命和活动内容是什么”

卡特琳似乎已经理解了问题的意图。

“进行将战争防患于未然的谍报活动以及根绝武装势力”

“正是如此。这次发动的『神话作战』的目的应该是早期终结这场火星南北战争”

我现在第一次知道地球圈将这个战争称为『火星南北战争』

联邦内部的报道称其为『火星内战(MarsCivilWar)』,或者单单称为『拉纳格林纷争』。

曾经我对T博士说过“你们什么都不懂”。

但是什么都不懂的也许是我们。

《多洛西》只是对于这里的两名预防者,卡特琳和W教授在说话。

“莉莉娜?匹斯克拉福特第二代总统在表明非武装?非暴力时已经决定了火星联邦政府的命运。没有你们擅自行动的话,这场战争应该已经结束了”

“但是这样莉莉娜就会被杀掉”

“是的,这样就够了啊!我亲爱的朋友莉莉娜作为『和平』的殉道者,应该纯洁、美丽像白玫瑰一般消散。民众看着她的身影会从心底祈祷『和平』吧”

“你,竟然......

我不假思索的说出了这句话。

我觉得这是谬论。

真正的多洛西总统也是这么思考的吧。

《多洛西》似乎读懂了我的表情,改变了语气开始说话。

“那么,如果战争这样继续下去会变得怎样你知道吧?要模拟的,不是胜负的走向,而是对于环境和人命的影响”

“会有很多受害者”

她逼我说出了十分清楚的回答。

《多洛西》以像是演讲的语气开始讲述。

“在以无人兵器为主流的火星南北战争中,也许士兵的生命损失会激减。但毫无疑问环境会被破坏。而且这不仅限于火星。随着战争的延长,武器的需求会增加,好不容易衰弱的地球圈军需产业又会死灰复燃。火星自身的军需产业也会逐渐发展。经济以需求和供给才能成立,这是常识。这么一来人类就会再次重复战争的历史。这数十年来我们的努力全都会化作泡沫,就因为你们!”

我和卡特琳无话可说。

不,是《多洛西》没给我们回嘴的余地。

“战争的早期结束是最优先事项。哪一方是『正义』并不是我们所决定的。如果一定要说大义的话,那就必须拥有长期性的视野。为了将来回避全人类进入战争的结果,可以说暗杀莉莉娜?匹斯克拉福特,消灭北部火星联邦才更为『正义』”

卡特琳斟酌着发言说到。

“就是说,我们预防者应该支援的是——”

“当然是代表拉纳格林共和国的火星南部联合国。塞克斯?马其斯特佐虽然当初宣传要『打破地球圈支配』,但现在却寻求『回归地球圈』,几个月前,我们统一国家政府已经承认了这点。另一方面,北部火星联邦政府还在要求『从地球圈独立』。这么一来,谁是地球圈的敌对势力就不言自明了。战后新的火星总统选举以及火星重建(《MarsReconstruction》)我们会负责任地进行。所以请放心——”

这次是娜伊娜忍耐不住说到。

“但是,那个塞克斯是立体影像”

“现在我也是立体影像,有错误的主张吗?”

“他没有灵魂”

“虽然我不觉得要在这里讨论宗教和哲学,但如果要只以『灵魂』的存在作为判断基准的话,比起塞克斯特佐,偷渡进入火星的犯罪者才更为可恶”

虽然是极端的比喻,但要成为政治家的话还是高级程序更为合适。

“如果要否定作为肉身人类的话,卡特琳,你怎么想?就算是有机体,那也是『试管』诞生,就人工存在这方面你和塞克斯特佐没有太大差异”

《多洛西》似乎故意在挑衅我们。

这种时候必须冷静。

从旁边看,卡特琳低着头。

她的小肩膀在颤抖。

我想大声叫到『不是这样的!』。

但是娜伊娜制止了我说到。

“塞克斯特佐如果是残留在次代和利布拉上的意念的话,他的思考非常危险。利布拉曾经尝试过要将人类肃清”

“这是你们的父亲米利亚尔特?匹斯克拉福特要做的事情。还要说的话,曾经我也同意这样的行动”

娜伊娜没法接下口。

她在父亲的名字被搬出来后,会不知为何就怯弱起来。

《多洛西》说着。

“曾经也许是危险存在的我,现在却在维持地球圈的和平。连我在成长后也会变化。人工智能同样会学习,能成为更好的存在。AI可能比你们想像地更有『感情』”

听到这些,娜伊娜悲伤的反驳道。

她已经失去了刚才的冷静。

“我们如果失败的话,就失去了一切。莉莉娜大人的理想会被塞克斯?马其斯的独裁政治给践踏”

“你们心中如果有『完全和平』的理想,总有一天会实现的吧。我觉得这已经够了。相信一下塞克斯特佐怎么样?”

卡特琳和娜伊娜沉默了。

可以认为是不负责任。可以认为是诡辩。

如果只是可能性的话,不管怎样都能说下去不是吗。

而且,我——

和平是靠自己的力量争取。

未来是由自己决定。

——张五飞是这么教我的。

《多洛西》再次恢复微笑的表情,掺杂着叹息说道。

“而且,这个莉莉娜的『完全和平』的理想真是她所期望的吗?”

令人意外的一句话。

我觉得她是不是会把迄今为止的一切都一笔勾销。

“莉莉娜就任火星联邦第二代总统时,她对我说过。『快让希罗来杀我』......这种想法看上去不像是骗人。但是,不觉得奇怪吗?对人民高举理想,但另一方面却期望自己的死亡。如果真是理想的话,为什么不坚持到最后呢?她也许在心中已经注意到了『完全和平』的极限了吧?”

“这,这个”

我插嘴说。

“因为那是莉莉娜总统看过『PEACECRAFTFILE』之前。现在她不会这样了”

“为什么能如此断言?听说现在莉莉娜还是行踪不明”

......”

人的感情不是这么简单能解释清楚的。

会迷茫也会动摇。

我还是相信莉莉娜总统。

但是我没法将之立即化作语言。

“所以前辈去找她了嘛”

突然背后发出了声音。

回头一看,嘴里塞着番茄三明治的迪奥站在那里。

“无名氏,这个大妈真是什么都不懂呢”

在他的身边,是咬着苹果的无名氏。

新机动战记高达W Frozen Teardrop.23 寂寥的狂诗曲VII - 终孽剑士 -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

“不要勉强了......反正是个机械”

《多洛西》瞪了他们一眼说道。

“请闭嘴。如果你们也是预防者一员的话应该对我致以敬意”

“嘿,真好笑啊......

“你怎么能断言你不是被塞克斯的『ZERO』入侵的伪造程序”

《多洛西》没能马上反驳。

因为没有能肯定自己存在的《灵魂》。

“塞克斯什么的不能相信啊......他能平静地杀人,当然也能骗人”

是的。

那个塞克斯用捏造的影像来让拉纳格林共和国的人们相信他确实存在。

“本来塞克斯就是个不会死的人啊......你说连死都不明白的人怎么让人相信啊!”

“这边这个随口说话的女人也死不了”

无名氏将吃完的苹果核像飞镖一样扔出去。

苹果核穿过《多洛西》的额头,在墙壁上留下污渍后滚到了地板上。

“真正的地球圈统一国家总统只是也在安全的地方发出指示”

《多洛西》沉默了。

“我们在进行着战争。我们不会听取没有死亡觉悟的人的意见”

无名氏对卡特琳温柔地说道。

“别在意,卡特琳。从经验者来说,暗杀不了的总统对于恐怖分子来说真是无比麻烦的存在”

虽然觉得这不像是安慰,但卡特琳还是听话地点了头。

“嗯,嗯”

真是意外。

如此饶舌的无名氏我是第一次见到。而且这么软弱的卡特琳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我做不到那种安慰方式。

迪奥大口舔着指尖的蛋黄酱和黄芥末说着。

“如果被塞克斯独裁统治的话,可是有永远继续下去的可能哦”

塞克斯可能拥有感情会发生变化,但不改变是十分可能的。不,是后者的可能性更高才对。

“而且,你说的偷渡进入火星的犯罪者我可是想到一个人......

他露出了可爱的笑容。

“如果要再选举火星总统,我会给比起塞克斯更不正经的臭老爹一票”

法外者神父?麦克斯韦尔。

娜伊娜偷偷笑了。我听说过神父是她少女时仰慕的人。

如果他是候补的话我也会投他一票。

刚才飘荡的沉闷气氛一下子变了。

W教授确认到这点后露出了满足的微笑,他停止了《多洛西》,她的影像消失了。

“度过了一段有意义的时间。卡特琳,这下我决定了我们的方向”

“怎么说,哥哥?”

“我们和地球圈告别,退出预防者,独自进行战斗”

一直坐在舰长席默不作声的T博士站了起来。

似乎在正面屏幕上战斗仍然在持续。

“我也同意。但,五飞会同意吗?”

“本来我们就是临时成员所以我觉得没有问题”

凯瑟琳说着。

“我从一开始就是自由人。是吧,无名氏”

“嗯......

“不管怎样都行,接下来要把苹果核还有墙上的污渍清扫干净哦”

......知道了”

我觉得无名氏就是被驯养的野兽。

我没法去笑他。

看准了时机,我对T博士说道。

“那,那个......博士”

我鼓足了勇气。

“过去我失言了。请作废掉那句话”

“哼,是那件事吗......别在意,我可没有你想得那么软弱”

他看着我的视线在说,不要有第二次。

这是和张五飞所不同的迫力。

我看了一眼显示器问道。

“怎么样了?”

“五飞劣势......最初是十六对十六打平,但现在是八对十三。而且,差不多药效也到了”

“那不派援军的话”

“我们已经不是预防者了。刚才应该是这么说的”

“但是......

“接下来传达新的任务”

大家注视着W教授。

“接下来战舰《北斗七星》会强行突入要塞『巴贝尔』。破坏比尔格IV的指挥系统和塞克斯?马其斯上级特佐的《ZERO系统》”

“终于到大戏了,上吧!”

迪奥弹着他长长的三股辫说到。

无名氏边用拖把清扫地板边说着。

“没有异议”

从结果来说,如果作战成功的话也就帮了张五飞。

娜伊娜也和我是同样的想法,马上同意了。

“明白了”

“哥哥,希罗?尤尔和莉莉娜他们......

卡特琳似乎感受到了『宇宙的心』,将其判断说给W教授。

“嗯,没有错......两个人已经在『巴贝尔』里了”

 

——希罗在黑暗中奔跑着——

 

时刻是深夜plus三十七分三十五秒。

我们的下一个作战开始了。

 

to be continued...

 

======================================================================

 

这几天在看冰火的小说。嗯,自然是中文版。

之前有条微博说:“一句话形容你看完《权力的游戏》第三季第9集的心情~”,我当时表示想看原著。

现在看到第五卷时,真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第五卷的电子书似乎是N多爱好者热心翻译,然后再由某人瞎拼八凑而成。

看着好多混乱的译名。好多没翻译的人名。好多防和谐的字符。嘛,因为没有原始链接,所以我连感谢翻译和吐槽的去处都没。

 

所以麻烦各位客官转载时千万要注明出处。

 

然后刚听说本月又休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0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