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

不会再更了,大家再见。

 
 
 

日志

 
 

新机动战记高达W Frozen Teardrop.SP1 胸臆的间奏曲entracte —Preventer 5— 前篇  

2013-01-17 15:45:00|  分类: 新机动战记高达W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机动战记高达W Frozen Teardrop.SP1 胸臆的间奏曲entracte —Preventer 5— 前篇 - 终孽剑士 -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

翻译水平有限,有不足或意见请指出。

感谢DG桑提供扫图,感谢千妲娜的P

 

 

转载注明出处:http://blog.hjenglish.com/ntcace

看图同上

 

——AC-196 December 26——

 

枪声响了起来。

真是突然。

德基姆?巴顿被人从后脑射穿,倒了下来。

站在他身后的是副官。

“逆贼已被处决......希望借此对背叛托雷斯阁下的行为道歉”

他在致敬的同时沉痛地说道。

“玛丽美亚,振作点!”

莉莉娜?多利安抱住倒下的少女那娇小的身体。

“我,错了......对不起”

玛丽美亚?克修雷纳达在被击中胸部那剧烈的痛苦中,努力地去道歉,露出略带不幸的微笑。

不知从哪里传来了八音盒的声音。

在遥远的意识中,玛丽美亚知道这音色像摇篮曲一般充满着温柔。

(那个八音盒,这么优美的曲子......好像能听到妈妈的声音......

拿着八音盒进来的是满身创痍的希罗?尤尔。

“马上让你解脱”

......希罗!”

莉莉娜惊讶地叫着刚才被击坠的飞翼高达零式的驾驶员。

他手上拿着演奏着『Endless Waltz』的八音盒,另一只手上握着手枪,手指扣在扳机上。

玛丽美亚静静闭上眼睛,说道。

......谢谢”

希罗把枪对准了玛丽美亚。

八音盒的旋律逐渐变慢。

旋律悲伤而又优美的『Endless Waltz』。

就在音色停止的时候——。

就像得到信号一样,希罗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

真是冲击性的景象。

但是,玛丽美亚安然无恙。

因为希罗的枪里没有放子弹。

玛丽美亚就这样失去了意识。

希罗静静说道。

“玛丽美亚已经死了......

他将持枪的手慢慢放下。

“我......不会再杀任何人”

完成任务的这个男人,将断断续续的话连接起来。

......不用再杀人”

最后说完这句话后,扔下兵器这个面具的少年倒下了。

莉莉娜在倒下前接住了他。

......希罗”

紧紧抱住他,紧紧抱在自己胸口。

满身创痍的少年眼睛闭了起来。

脸上显出安堵的表情。

他睡了,以一张至今为止谁都没见过的纯真的脸庞。

雷蒂?安和士兵一起将玛丽美亚搬了出去。

“还有希望!马上带去医疗室!”

莉莉娜将停止的八音盒从睡着的希罗手上拿下来。

她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

“终于......结束了呢”

从莉莉娜的眼睛里流下了眼泪,落到了八音盒上。

 

——AC-197 January——

 

和平回到了人们身边。

据说玛丽美亚现在被雷蒂?安接管,过着平静的日子。

在之后地球圈的历史中,包括高达在内的机动战士这种兵器的存在,再也没有出现过其身影。

 

“这次真的要告别了,搭档......

迪奥以满足的表情说着。

他手上握着高达的自爆装置。

这场战斗之后真的不需要高达了。

特洛华和卡特尔也同意这点。

三个人相互点头,按下了自爆装置的开关。

地狱死神高达、重炮手高达改以及沙漠高达改一个接一个地爆炸了。

特洛华看着上升的爆烟自言自语。

“这下我又变成『无名氏』了......

卡特尔马上否定了他的话。

“不是挺好吗,特洛华还是特洛华......

“名字都是别人起的,自己说三道四也没用啊”

迪奥把大拇指指向空中,和卡特尔和特洛华说道。

“而且我们还有归处,对吧?”

“恩......

殖民卫星中有凯瑟琳的马戏团小屋。

在那里,果然还是要叫他特洛华?巴顿吧。

不会没有名字。

(回到小屋后,可以叫凯瑟琳『大姐』吧)

特洛华如此想。

卡特尔回到宇宙的话,会再次作为维纳家的继承人,等着他的是各种各样的工作。

(在此之前,必须得先去迎接从金星回来的马瓜那克队的各位)

他并不怎么喜欢维纳家主人这个立场。

(要再次离家出走吗?)

他也考虑过这种事。

迪奥会快活地当着废品商人,享受那份日子吧。

即使如此,为了别人的幸福而去做事的想法并没有被舍弃。

(下次试着做做杂货万事屋吧......说不定会意外地赚钱哦)

比任何人都不优先考虑利润的迪奥,就这样欺骗自己地自嘲道。

带着各种想法的三个人,回到了宇宙。

 

*

 

“错乱的时代结束了,哪吒......

五飞站在龙之一族地上的故乡,按下了自爆开关。

“请安息吧......

说话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微笑着的妹兰。

这样她也能安静地长眠了。

二头龙高达消失在爆炸的闪光中。

五飞一直注视着那爆炸。

(那么,接下去要做什么呢)

站在五飞的后面的是莎莉?波。

“哪,五飞......

五飞回过头来。

“诺因和塞克斯玩失踪了......怎么样?有兴趣和我一起工作吗”

“灭火的预防者吗”

五飞哼地笑了一下,毫无表情说道,“行啊”

 

——AC-197 February——

 

驶向火星的行星间航宙艇。

里面搭乘着诺因和塞克斯。

“没问题吗?火星地球化还没到实行阶段”

火星在十年前的AC187年,资源卫星MO-VII落到南半球以后,由于『欧罗巴之藻』的大量繁殖而形成了近似地球的大气,但现在仍然是不能离开头盔只能生活在地球化穹顶中的状态。

而且移民计划和都市计划都尚未实行,政府机关也是有名无实,和宇宙殖民卫星建造时真是不能相提并论的迟缓。

目前来说,火星还不是人类可以生活的地方这点确实是实情。

“那是莉莉娜想要做的事情,当然艰巨......

塞克斯想着追求理想的妹妹。

“所以,本应死掉的人必须帮忙......诺因,我这样子”

不用跟着我——他还要说出这句常说的话。

但是诺因用食指放在塞克斯的嘴唇上,小声说道。

“一句话不要再说第二遍,塞克斯......

塞克斯闭嘴了。

其实诺因有着复杂的想法。

他父亲诺维?诺因海姆正是这个火星地球化计划的最初推进者。

她有着讨厌利益优先的功利主义者父亲,逃到地球的过去。

在火星上只有痛苦的回忆。

即使这样她对和深爱的塞克斯共同行动没有犹豫。

可以接受的回家之旅。

并且,这也是预防者的任务。

不能让火星在诺维?诺因海姆的手里任意妄为。

这是地球圈方面的考量。

另一方面,塞克斯对于藏在火星上的次代高达很在意。

这个机体一直存放在塞克斯的旧友人埃尔夫?奥涅盖尔少佐那里。

虽然考虑到最坏的事态没有将其废弃,但应该和其他高达驾驶员一样将其爆破。

两个人已经不需要言语。

火星的崭新大地也许过于残酷,但只要这两人有坚强的意志,那里也许会变成乐园。

不,是必须变成乐园。

 

——AC-197 March——

 

这段时期,莉莉娜?多利安辞去了外务次官职务,也不怎么在统一国家的政权中枢中活动,而是作为地球圈的一般市民过着平和的生活。

并且她保护着希罗,在他全身的伤势恢复以前都进行着献身性的护理。

在莉莉娜和希罗之间流淌的幸福时光也许只有这段时间。

几个月一瞬间就过去了。

但这并不意味毫无目的地度过这段日子。

她表明了自己是下任总统选举的立候补。

距离现任地球圈统一国家总统的任期结束还有三年时间。

莉莉娜二十岁。

她希望届时能完全掌握政治和经济,解决地球圈人们的所有问题。

完全不在意世间对于她过于年轻过于年幼的批判。

在这层意义上她的自信相当坚定。

“不用在意”

希罗也如此说到。

“现在的老年政治家应该说积累了相当多的经验,但他们却从没有反映过民意”

“恩......是啊”

而且应该由政治解决的难题堆地像山一样。

战后补偿。雇佣制度。经济复兴。技术开发。

火星地球化计划。

以及恒久的和平维持。

她有种焦躁一般的想法想去实现这些事情。

虽然没有放在嘴边,但希罗还在支持着莉莉娜。

“如果不是以匹斯克拉福特,而是以多利安站出来的话”

匹斯克拉福特的名字,在象征和平的意义上过于强烈,作为政治家不太相称吧。

言语不多的希罗的深意,常人很难推测。

“我,会努力的”

她做出这番决意的时候,已经是希罗离开之后。

没有办法的莉莉娜,只好对着一年前生日时希罗送的泰迪熊,诉说她的决心。

“请看着我”

 

在政治家身上除了理念和态度这些基本素质外还需要有两个才能。

成为政治家的才能,和继续作为政治家的才能。

目标是地球圈统一国家总统的莉莉娜所欠缺的,实际上是这两点。

让这些才能开花结果,她必须准备各种活动。

只听取支持者意见完全没有意义。必须了解更多人的价值观。

莉莉娜决定将自己的生日会,放在曾经的居城,桑克王国城里举行。

这次作为华丽社交界集会的成分较少。

要说的话,称之为讨论会、学习会,或者“思考和平”的座谈会更好。

时间被设定成作为生日会来说非常异类的三天。

从她生日『四月八日』前一天的『七日』到翌日『九日』的三天。

顺带一提,『四月七日』是殖民卫星传说中的和平指导者希罗?尤尔被暗杀的日子(AC175年),也是五架高达降下地球的《流星作战》实施的日子(AC195年)——

 

——AC-197 APRIL 07——

 

这一天,地球非常的平静。

看上去灭火的《预防者》他们和平维持工作很顺利的在发挥作用。

特别是这里——在北欧的桑克王国里,可以说是什么事都没有。

所以认为这一天莉莉娜的十七岁生日聚会会平安地结束也不是没有道理。

“各位今日能为我而聚集到这里我表示非常感谢”

莉莉娜穿着白色整洁的裙子,对聚集在大厅里近两百人的绅士淑女郑重致辞。

作为原世界国家元首女王?莉莉娜的生日派对来说实在是朴素。

在这里没有希罗?尤尔的身影。

哥哥米利亚尔特也不在这里。

虽然聚集着莉莉娜非常亲近的人,但她也招待了迟早会成为政敌的政治家和原联合军的军人。

圣加布里艾尔学院的朋友们,养母马丽奈?多利安,完全和平主义的优秀理解者多洛西?卡塔罗尼亚,《预防者》的负责人雷蒂?安,以及伤势还未痊愈坐在轮椅上的玛丽美亚都有出现。

每个人脸上都充满着平稳和安心。

她们都相信今后也会继续下去的恒久和平。

从窗外射入春天的温暖阳光,将人们包裹在温暖里。

就在那时——

突然穿着迷彩战斗服的二十人武装集团破门而入。

都双手持有机关枪,用墨镜和围巾遮住脸部。

看见他们,好几个女人都发出了惊叫。

男人们挺身而出守护她们。其中也不乏有准备抵抗的人。

但是,一个武装兵将手持的冲锋枪举过头顶,响起毫无感情的机械声,天花板上的豪华水晶灯被打得粉碎,无数的玻璃碎片砸入人群,骚然的会场回到了寂静。

武装集团的意图光靠这个行动就很清楚了。

“你们是什么人!?”

莉莉娜坚决地说到。

手持机关枪的男人们没有任何人回答这个问题。

对他们来说沉默正是雄辩的意见表达。

似乎是准备无论什么对话都不予回应吧。

有着长长金发戴着墨镜像是集团领袖的男人仔细地盯着莉莉娜的脸。

............”

莉莉娜直觉到这个男人的脸和哥哥米利亚尔特很像。

当然,因为这产生的气氛使她马上就明白他不是哥哥。

但是她没有注意到这是有目的性的。

武装集团的声明传达到布鲁塞尔总统府是在数小时后。

『我们《次代政府》占领了桑克王国城。我们的要求有以下几项。

解放我们被囚禁的同伴。

公布机密事项二〇三的51号,并且将相关的政府机关立即解散。

作为人质的赎金,将和上述政府机关花费在196年及197年度预算相同的数额交予我们。

如果上述要求在七十二小时以内没有实行的话,我们会使用联合军的遗物《核弹》。以上』

 

*

 

所谓机密事项二〇三的51号记载着将纷争防范于未然的特务机关的发展过程和其活动的内容。

并且,这个机关就是『预防者』。

当然,对于这个秘密谍报机关的国家预算投入也是在极度机密中进行的。

将之公之于众并且让地球圈的一般市民知道的同时解散该组织,等同于今后将不再有『维持和平』的办法。

此外不可能将运营费作为赎金支付。

完全是不可能的要求。

决定断然拒绝的总统府高官们对预防者下达了特务命令。

“从恐怖分子们手中夺取《核弹》,并救出人质——”

调查的结果是,确定了那颗问题《核弹》确实存在。

那是在火星和木星间小行星带资源卫星上使用的切削采掘用狭地域限定核爆破装置。

这个核弹的残留放射能非常少。

但是在狭小地域或是说在地球上使用的话,将桑克王国一瞬间化为焦土是无疑的。

 

“这绝不是统一联合军的遗物。这也许是带有目的的政治宣传”

听完莎莉?波报告的五飞点点头。

“原来如此”

他一反常态的冷静。

“『瞒天过海』......看来他们的目的另有所在啊”

“什么意思?”

“瞒过上天偷渡大海的意思”

“所以说,什么意思?”

五飞不会作麻烦的说明。

“他们的目的是争取时间......在我们解决难题到处折腾的时候,他们会实现真正的目的吧”

“真正的目的?”

“比如说.....地球圈的夺取”

此时,五飞因为其他任务而飞到L-4殖民卫星群宙域。

另一方面,莎莉在进行月面周边的巡视。

在长官雷蒂?安成为人质的现在,能自由活动的预防者的特工只有这两人了。

“虽然自称是『次代政府』,但毫无疑问是伪装的恐怖分子。不需要释放他们同伙,我们不需要自报家门,当然也不需要准备钱”

“但是,二十人的武装集团将两百人作为人质这可是事实啊”

“如果可以无视人质的话,我过去可以马上做个了断”

“不行......绝对不允许”

“要么,索性和他们联手夺取地球圈?”

五飞已经成长为能一本正经说笑话的程度了。

“真是个不错的笑话。还有其他办法吗?”

“强行突破”

五飞用清澈的眼睛说到。

莎莉也想不到其他的办法。

......果然只能这样吗......

“你能尽快呼叫支援吗?”

“我组织突击队吧”

莎莉开始在大脑里计算能召集的人数。

“需要多少人?给我四十八小时的话能召集一千人左右”

“这样桑克王国早就升起蘑菇云了”

“那么二十四小时能召集五百人”

“要攻下那座城不需要那么多人”

五飞脑海里浮现出那些可以信赖的男人们。【的身体?/纯吐槽】

“算上我,五人就够了......

连莎莉都惊呆了回问道。

“五人?就五个人?”

“可能会稍微花点时间,接下来我告诉你他们的位置......

说到这里,莎莉终于明白这五个人是谁了。

“因为范围相当广,我也来帮忙吧”

“了解......直接去见本人邀请协助吧”

“不这样做他们是不会行动的”

 

*

 

几小时后,莎莉拜访了五飞点名的一个人,迪奥?麦克斯韦尔。

告诉她的地方,是L-2殖民卫星群的废品店。

“找他的话人不在......

如此回答的是名为希尔蒂?修拜卡的少女,看上去有点寂寞。

她看着下面继续说到。

“一副老样子出去晃荡了,暂时是不会回来的......

(你喜欢的男人,心已经裂开了一个大洞)

她这么想却没法这样告诉她。

作为预防者和作为要求协助的立场上,她觉得说这些是不负责任非常卑劣的。

结果莎莉什么也没说,离开了那里。

她往五飞所说的另一个地点走去。

“如果不在那里的话,其他可能性就是能看见月亮的地方”

从殖民卫星上看到的月亮,是非常冷酷的死的世界。

喜欢这种景象的,果然只有『死神』。

莎莉前往的地点是宇宙港附近的外壁。

穿着宇航服的迪奥,发呆坐着,在眺望巨大的月面。

那个小小背影,射出孤独的影子,莎莉经常在匹斯米利昂上看到他这样。

“哟,好令人怀念啊......

他声音听起来有点虚无。

对莎莉和迪奥来说这是阔别三个月的再会。

“杂货万事屋店主,我有点想拜托你的事情”

迪奥仍然遥望着月球淡淡说到。

“啊,麻烦的事情就算了”

莎莉露出笑脸,迷人地说到。

“报酬很可观哦——”

她明白。

迪奥这个老好人喜欢『报酬』这个借口——

 

*

 

L-4殖民卫星群里维纳贸易会社的最上层,卡特尔?拉巴巴?维纳在工作桌前忙于社长的工作。

将前期的审批文件看一遍,签上认可的名字。

这种单纯的作业,对他来说只有痛苦而别无其他。

在所有问题上都没有疏漏的卡特尔,撞在了只有公司经营这堵克服不了的墙上。

这也许是作为维纳家继承者的儿子最致命的缺陷。

(谁能代替的话就好了,不是我也可以啊)

卡特尔剩下的手段还有“什么也不做,全部交给部下”这种选项。

但是讨厌将人勒紧的卡特尔拼命努力,拼命劳动。

没有敲门,社长室的门被打开了。

“打开的话能帮忙马上关上吗”

从外面吹进来的风将桌上的文件都吹走了。

卡特尔少见地把嗓门提高。

“读完这些文件需要我三天啊!”

“你看上去很忙啊”

关上门说话的是五飞。

“五,五飞...!”

卡特尔为这不曾想到的再会而欢喜,从座位上站起来。

五飞抱着双手看着窗外。

“发生了点稍微麻烦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帮助我”

“麻烦的事情?”

最上层看出去的景色果然不错。

......我不强求你。而且我也没有说服你的时间”

“你需要我是吧”

五飞将在卡特尔身上的视线收回说到。

“是啊......比谁都需要你”

“我去!无论干什么我都去!”

卡特尔立即回答道。

“我感觉......现在的我,不是我自己”

不久后,秘书带着新的审批文件出现的时候,两个人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而办公桌上堆得像山一样的文件已经像雪崩一般了。

 

*

 

那个马戏团小屋搬到了L-5殖民卫星群。

事先注意到真是太幸运了。

根据五飞的情报,还以为是在L-3殖民卫星群上。

差点从L-4殖民卫星群到那最远的地方去浪费时间。

卡特尔和五飞,获得了这个最新情报,赶往特洛华?巴顿的所在地。

“明白了......走吧”

特洛华一见到两人就如此说到。

几乎都没做像样的说明。

即使如此特洛华也毫不犹豫。

“特洛华,等等!马上就是你出场了”

卡瑟琳?布鲁姆叫住他。

五飞对她进行打招呼。

“感谢上次你那并不好喝的汤——”

以前的五飞是不会说这些的吧。

但是在特洛华面前是特别的。

一年多以前,在匹斯米利昂的时候五飞被人说到。

“至少要打个招呼......女人会比你更容易受伤”

这并不是什么铭记于心,而只是对特洛华的讽刺吧。

凯瑟琳对这种感觉的嗅觉非常敏锐。

“喂!要是特洛华有什么事,我还会请你喝汤的!”

五飞笑了。

(她对那难喝的汤有自觉了吗......

卡特尔介入进来看着手表。

“赶快走吧。和他们说的期限还有五十小时”

“这样啊......

五飞又和特洛华确认了一遍。

“你真的没问题吗?”

“不必在意......

凯瑟琳一直在目送着他们。

“她只是我的保护者”

 

*

 

在莉莉娜生日的四月八日,几乎没发生什么事情。

曾经的高达驾驶员们把时间都花在了前往地球的移动时间上。

从某种意义上,这可以称为《第三次流星作战》。

虽然他们好几次往来于地球和殖民卫星,但一起降下这是第三次。

第一次众所周知,而第二次则是在布鲁塞尔战斗的时候——

 

——AC-197 APRIL 09——

 

莎莉和迪奥乘坐着往地球降下的小型穿梭机。

两个人无论如何都没能找到希罗。

在突入大气圈前,他们将此事报告给卡特尔,他笑着回答说。

“在这种时候,希罗可不会坐以待毙......他一定会出现的,不用担心。先前往集合地点吧”

莎莉决定相信卡特尔的状况判断能力。

“说起来还真是这样!”

邻座的迪奥虽然一副不满的表情但却意外地认可了。

“那家伙可是从心眼里喜欢莉莉娜啊......拼命找他却『徒劳无果』这可真没趣啊”

对于迪奥的天真,莎莉只能苦笑。

“啊,但是,这翻瞎折腾也要算在时薪里,我会仔细计算的”

“是是”

在艰难战斗中,迪奥的开朗算是唯一的救赎。

拥有着不可思议和希望。

不知为何让人充满勇气。

 

*

 

距离『次代政府』所指定的期限还有八小时。

在桑克王国湾漂浮的豪华客船里的一个房间成为了预防者的作战指挥室。

走出甲板就能一眼望到桑克王国城。

在这个湾里停泊着其他的客船以及普通市民的船。

“任务失败的话,不只是那个城里的家伙们,连这个湾里面的人也会被卷进去......

“责任重大啊......

五飞和卡特尔只好承受着这番重压。

特洛华被派去探查城的周围。

“虽然搜查相当深入但是仍然不知道两百人的人质被监禁在哪里......

返回的特洛华向卡特尔报告到。

“到处设置着监视探头,几乎没有死角......并且武装的二十个士兵配置得也很到位”

“多谢了,特洛华”

在时刻变化的状况中,卡特尔收集着尽可能的情报,斟酌着人质救出作战。

“没有迫击炮和战车的话也没法强行突入吧”

特洛华提出了他擅长的大排场战斗的建议。

“这次是人命优先。一个死者都不能出现。当然也不能让他们使用核弹”

 

*

 

桑克王国城的人质以五十人为一组被分在四个房间里监禁着。

手持机关枪的两个男人监视着各自的房间,将枪口对准人质,下达了“如果有奇怪动作就马上射杀”这种强迫性的警告。

此外,还有特定人员被带到了地下核庇护所里去。

莉莉娜?多利安和她的养母马丽奈?多利安。

还有帕冈大管家一共三人。

帕冈大管家将保卫莉莉娜和马丽奈当成是『最后的效劳』。

“请相信我的身手......

他有着能从背后紧贴着的两个男人手里夺取机关枪,将莉莉娜和马丽奈从这里带出去的自信。

“虽说年老,但还没有生锈”

“不行,帕冈......我不允许我们轻率的行动给大家带来麻烦”

“但是”

一行人到达了地下庇护所。

在那里等待着他们的是长长金发的领袖装扮的男人。

莉莉娜从一开始就注意到这个男人和米利亚尔特非常像。

“欢迎你们......莉莉娜?匹斯克拉福特”

男人取下了墨镜和面罩。

整齐的鼻梁加上薄嘴唇,还有青色的眼睛。

所有的一切和米利亚尔特都完全一样。

帕冈没有掩饰住惊讶,差点叫出“米利亚尔特大人”

“如何?和你哥哥很像吧”

“你准备做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人?”

莉莉娜用冷静地声音质问道。

男人自嘲地说到。

“抱歉......我的名字是迪斯奴夫?诺因海姆”

............”

“我是要带给地球圈和火星『完全的和平』【perfect peace】的人”

“你到底准备对我们做什么?”

“我希望在你身上启动一个程序”

迪斯奴夫将一个旧式的小型电脑拿到莉莉娜面前。

“密码是『PEACECRAFT×2 HEERO YUY』”

屏幕上出现了一只小挪威森林猫。

小猫轻轻地叫了一下“喵”。

帕冈看着这些不寒而栗地在心中默念。

......萨姆......

 

*

 

迪奥和莎莉所乘坐的VTOL机在豪华客船上着陆。

看着在甲板上迎接两人的成员们,

“希罗还没到吗?”

迪奥问道。

“不,他就刚才到的”

卡特尔笑着回答。

海面突然上升起来,浮出一架红色的机体。

“那,那个,莫非是!”

迪奥呆住了。

“是OZ-08MMS,坎萨......

特洛华仔细地念着机体名。

坎萨的上部舱门被打开,希罗?尤尔出现了。

他连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预防者的制服都穿上了。

............”

飞溅的水花沾湿了他的脸颊。

“来晚了吗......?”

他用张开的右手背将湿掉的部分擦去。就像是不想让人看到他本来面貌的动作。

卡特尔马上说道。

“不,时间还很充裕。你终于来了,希罗”

迪奥指着坎萨抗议到。

“喂,那东西是犯规的吧?”

“应该是不存在于记录上的机体呢”

莎莉困扰地笑到。

“喂喂,预防者们,你们偷懒了吧!怎么能对那种东西放任不管!”

“别大呼小叫!”

五飞仍然抱着双手,对着迪奥大喝一声,转过头去。

“那家伙是把沉在海底的残骸捡起来,自己装起来的吧......我们的工作可没有疏漏”

“我不管什么情况,你们要好好管制啊,真是的!”

迪奥开始找茬后就没完没了。

“简直就像玩具被收走的坏孩子一样哪,迪奥”

“啊,不好意思!但是啊!”

希罗用缆绳射出机将前端的磁铁紧贴着迪奥的脸穿过,接在背后的VTOL机机身上。

迪奥不由自主地沉默了。

希罗将缆绳收起,轻巧地降落在甲板上。

还是一如既往惊异的身体能力。

......你这家伙......

果然在让迪奥闭嘴这件事上,除了希罗无人能出其右。

他无视身边咬着牙齿的迪奥,直视着卡特尔。

“告诉我状况......

带着冷静的冰冷声音,希罗如此说到——

 

To be continued……

 

 

==============================================================

重炮改和普罗米修斯对比

新机动战记高达W Frozen Teardrop.SP1 胸臆的间奏曲entracte —Preventer 5— 前篇 - 终孽剑士 -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新机动战记高达W Frozen Teardrop.SP1 胸臆的间奏曲entracte —Preventer 5— 前篇 - 终孽剑士 -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

让人有一出刚普拉就有入手冲动的剪影

新机动战记高达W Frozen Teardrop.SP1 胸臆的间奏曲entracte —Preventer 5— 前篇 - 终孽剑士 -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

==============================================================

补充一下,当年Endless Waltz中希罗手上并没有八音盒

新机动战记高达W Frozen Teardrop.SP1 胸臆的间奏曲entracte —Preventer 5— 前篇 - 终孽剑士 -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

一脸满足的表情

新机动战记高达W Frozen Teardrop.SP1 胸臆的间奏曲entracte —Preventer 5— 前篇 - 终孽剑士 -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

这次又跳了一期呢。

本回是特别篇。在Endless Waltz之后五个人所展开的行动。

在火星上憋屈太久而回到地球的人类看到这封面都会燃烧吧。

 

对于W小说我个人的期待是能看到五个人一起行动的短篇。

开始这没底的翻译两年以来,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一大堆想说的话,基本到现在忘得一干二净了。

果然不停的校对和润色会把激情给抹杀掉。

记得当年看左手持镰,右手拥你时,剧情展开的不够尽兴。

根据本月GA情报推测,这次的特别篇应该持续三话。

 

久等的FT机设也终于出现了眉目。在第六卷的小说单行本上出现了普罗米修斯。

完整机设要到下月公布。封面截图和剪影请往最后翻。

 

齿轮终于开始转动了。说不定年内能看到MG

 

 

  评论这张
 
阅读(190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