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

不会再更了,大家再见。

 
 
 

日志

 
 

新机动战记高达W Frozen Teardrop.14 悲叹的夜想曲IV  

2012-05-06 10:50:27|  分类: 新机动战记高达W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新机动战记高达W Frozen Teardrop.14 悲叹的夜想曲IV - 终孽剑士 -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

转载注明出处:http://blog.hjenglish.com/ntcace

看图同上

翻译水平有限,有不足或意见请指出。

感谢AH的翻译协力和扫图。感谢原野守望者的P

 

MC File 4 中篇

 

我必须得冷静判断。

必须以俯瞰战场的视角,确切地获取周围的状况。

自己打出去的牌是两张『JOKER』——『魔法师』warlock和『小丑』pierrot

对方『冷酷的妖精们』的牌一共十二张——红心女王、黑桃AJ、四张8、以及尚且不明的五张牌。

现在魔法师和红心女王的战斗还势均力敌处于胶着状态。

两架可变飞行型火星战士也就是『BLACKJACK』朝我们的潜水空母『休弗克2』高速接近而来。

并且,虽然尚有距离,在海中有四架可变水中型火星战士化作『Revolution【革命】接近。

“最后支配这里的还是迪奥君啊”

几分钟前W教授感叹到 “干了有趣的事情啊”,似乎说的就是这件事。

“那时他进行通信的时机是有目的的。将『BLACKJACK』和『Revolution』分给我们,目的就是减轻自己的负担”

发牌人dealer,就是那个小子吗。

也就是说,既然明白了自己的对手红心女王是超过预期的强敌,那就把将要与之战斗的敌人分成两半。

虽然我同意W教授所说的“原来如此”,但对给迪奥擦屁股的我们来说实在是件麻烦事。

 

“教授,有事先做过什么准备吗?”

问了结果和没问一样。

“什么也没有哦。Doctor才是,这点事情是预料中的吧?”

反过来被问了这种也没法回答的问题。

............”

我沉默了一段时间。

说老实话,是没预计过。

说到底我们的目的是『夺回普罗米修斯』,而不是『和冷酷的妖精们的战斗胜利』

但是,这场战斗是为了达成那个目的的过程,这点不得不承认。

这样的话,让仅仅一机的魔法师对付十二机的火星战士,在战斗、战术上负担过重,我的预测果然还是太简单了。

那个叫迪奥的小子,『你分析得太简单了!』向我提出指摘,更是让我对这个判断失误来买单。

我也是完全被小瞧了。

现在他会说『一起加油吧,大叔!』这样的话吧。

如果是『希罗?尤尔』就绝对不会这样。

一个人把全部承受下来,这就是那家伙的特点。

如果是任务的话绝对会勇往直前。

这就是高洁战士的决意。

充满觉悟不会动摇。

话说迪奥就会强求团队合作,硬是命令我们干掉一半的六机。

真是对于刚见面的我们,异常会撒娇的家伙。

找人撒娇也要有个度。

而且还不可爱。

不,该说是太自大了也许更合适。

再加上一想到他在驾驶舱中像柴郡猫一样咧嘴笑,就觉得我心中本不应该有的『愤怒』的感情就涌了上来。

但我不觉得因此就能靠补救措施熬过去。

 

“了解——”

我站起来,将潜水空母的操纵杆握住静静地说着。

“之后,本作战所有情况都会在预料之内”

让他们见识一下最差手牌『小丑』JOKER的表演。

“这才是DoctorT啊!”

凯瑟琳两手合上微笑着。

首先是怎么把『BLACKJACK』甩开。

想一下作为游戏制作人和『发牌者』的迪奥向我们后援有什么要求的话,自然就找到了答案。

就是将敌人的目标引向我们。

既然潜水空母『休弗克2』的位置已经被知道了,黑桃AJ一定会发动深水炸弹攻击的。

深度急速潜航的话,虽然能捱过第一波但速度就没了,迟早会被在海中展开的四张8逼得走投无路,这点不言自明。

转向比这艘潜水空母方便的可变水中型火星战士,确实地从四方展开了包围网,想要夺走我方反击的机会吧。

如果这样的话——

浮上海面迎击『BLACKJACK』,倒是能长期地把『小丑』演下去。

并且,恐怕——

这场战斗会成为『拉锯战』seesaw game

虽然目前状况不利,但迟早对我方有利的时机会到来。

要等到这个机会到来,只有保持微妙平衡继续把钢丝走下去。

这次的情况——虽然不是我的喜好,但只能选择消极的处理办法。

并且,走纲丝用的平衡杆我都没带。

全都怪那个把握主导权的厚脸皮的小子。

而且和『BLACKJACK』的近距离相遇只有十秒钟。

Up trim40!休弗克2,开始上浮!”

在浮出海面的同时全弹发射对空迎击导弹。

我不认为他们会被这波攻击干掉。

首先是重复先制攻击,之后等待对方出手。

但是『BLACKJACK』往离水面只有数十米处投下了数量庞大的深水炸弹。

正确的下投。

剧烈的冲击袭来。

似乎有几发命中了。

在剧烈摇动的舰内我没有离开操纵杆。

但是保持安定的时候我游离了意识,仅仅一瞬的时间内速度下降了。

因此导致上浮角度变低,被深水炸弹直击的概率上升了。

我不后悔。

这是我的矜持。

操纵屏幕上闪着红色的中弹部分开始增多。

全是我的责任。

“刚才失误了吗?”

W教授在指摘着我的操作延迟。

我静静地回答道。

“这在走钢丝里可是常有的”

不是借口。

这也是我的骄傲。

幸好推进部和导弹格纳库还有舰首鱼雷管无伤。

即使中弹部位有许多,但我只管继续上浮。

我也注意到我的年龄了。

要做到能弥补失误的活跃,我不认为接下来还会有这种机会。

感觉到已经和从前的我不同了。

休弗克2终于划开了水面。

这里是竖立着好几根爆炸水柱的战场。

被海原激烈的波涛摇晃着。

即使如此也还是保持住了安定,将甲板下存放的导弹全数发射。

没有瞄准的时间。

眼前的两发因为中弹的影响没法打开格纳舱门所以没有发射。

没有锁定目标的十发对空导弹描绘着各式各样的弧线纵横无尽地飞向褐色的天空。

即使偶然也好命中一发吧,我心里淡淡地怀着期待。

但,不愧是黑桃AJ

被完全回避了。

“啊,好可惜”

W教授毫无抑扬地说道。

说的好像从一开始就知道不可能命中一样。

“一定是我应援不足的关系啊”

“……”

虽然这种情况应该是夸奖对手的技术但我住嘴了。

但问题是『BLACKJACK』的下一手。

我马上开始做潜航准备。

此时,看着雷达屏幕的凯瑟琳发出报告。

“黑桃AJ掉头脱离战斗空域”

“是吗......

第二波是来自水中吗。

如果想要击沉这艘空母的话,应该再稍微长时间进行空中轰炸才对。

虽然觉得意外但还真是简单的第一波攻击。

不,也许应该看成是战术上的行动。

在副画面的雷达屏幕上,我也看到了掉头飞走的『BLACKJACK』两机。

在战术级别上,那些家伙们的目的是压住『休弗克2』,希望在水中解决吧。

“完全上当了吗?”

W教授问道。

确实『BLACKJACK』也许只是引诱我们上浮的诱饵。

“不,对我们正是个好机会”

在预想范围内。

本来,我的目标就是四张8

虽然不知道是『8切牌』还是『Revolution』,但我想先解决可变水中型火星战士。

“全速前进”

不是切换成急速潜航而是就这样在海面上以最大战速突进。

 

能确认到在西南水平线上下沉的小太阳。

前方是迪奥他们所在的名字也没有的火山岛。再前面的遥远彼方能看到艾律西昂岛。

“大姐,声纳有反应的话希望马上告诉我”

OK!交给我”

将耳机按在右耳上凯瑟琳活泼地回应道。

W教授满不在乎。

“就这样准备突进吗?”

“是啊......

W教授好像已经看穿我在想什么了。

“虽然我觉得风险很高”

“没有风险的战斗是不存在的”

“还是没有变啊,你这个人”

“等的话这个走钢丝的状态是不会改变的”

将大型空母休弗克2潜航突进的话会受到海流的阻力,速度会下降一大截。

并且在海中的战斗有被预料外的高速海流吞噬的危险。

可以考虑到的其他可能性是黑桃AJ再一次掉头来进攻,但我看恐怕不会这样。

因为有将四张8卷入的危险。

但是,掉头之后的目的是哪里?

也许是朝着另一张『JOKER』——『魔法师』。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就是来自我的必杀传球killer pass了。

让你对傲慢使唤年长同僚后悔一下吧。

我开始准备起下一手。

“一号管二号管、鱼雷装填!”

凯瑟琳用声纳确认了螺旋音。

“四张8在前面以散开状态突击过来”

“教授,你觉得他们会怎么理解这艘空母的行动?”

“是啊。一般判断力的话,也许会看成是不进行回避的无谋特攻”

............”

“但是,我觉得冷静的驾驶员不会害怕,而是在计算着鱼雷发射的时机”

“如果是将自己定位『Revolution』的驾驶员的话那就是后者”

“嗯嗯......将我们小看成最弱的『JOKER』。那就有机会了”

“如何躲开最初的一击是关键”

“千万别打中”

“放心吧,是我在操纵......

W教授听到这个满足地笑了。

“嘛,虽然Doctor的话那是当然,但要是万一”

............”

似乎是在说我刚才上浮时的操作失误。

这个男人有装老成的习惯。

要是年轻的时候我都觉得差点就树敌了吧。

在前面展开的四张8排成横线直进。

“声纳感知!敌人发射了八枚鱼雷”

凯瑟琳从容地报道说。

四张8发射出装备在两腕的八枚鱼雷。

多亏于此将距离以及位置确定了。

“了解”

我将八枚鱼雷用tornado躲开、接着发射了两枚舰首鱼雷。

“这次是正好......不愧是Doctor啊”

发射和使用tornado的时机是非常困难的操作。

虽然没有期待被夸奖,但还有其他的说话方式吧。

但是现在没时间和教授一板一眼了。

“大姐!”

凯瑟琳被我叫到后马上把耳机摘除。

我发射的两发鱼雷在『Revolution』的眼前爆炸。

这是被称为『有线式电子声爆鱼雷』,能以高周波和超声波在大范围内产生大量水泡能阻碍敌人驾驶员的耳朵和眼睛。

本来潜水艇的话有副声纳员可以马上替换,但在可变水中型火星战士里这是不可能的。

虽然转向方便,但却没有对付这种事态的手段。

现在这个海域的水下应该发生了大混乱。

普通火星战士驾驶员的话,会浮上海面来躲过这一劫,但不愧是『Revolution』,预测到上浮的同时会被狙击而反过来潜航到了深海底部。

恐怕是在等待着『耳朵』和『眼睛』复原吧。

这样就发生了数秒的间隙。

“四张8也很优秀......虽然我觉得会有一机左右上浮”

“最初的全弹发射是个好幌子......全部和Doctor的计算一样呢”

已经决定将这些讽刺左耳进右耳出了。

不管如何结果OK

这样就能一口气突破中央了。

我抛弃了有线式电子音爆鱼雷的缆线、进一步将休弗克2加速。

在刚才的海域中,横断着大范围内的强力急速高速海流。

在他们捕捉到我们位置,跟上来为止还能撑个几十分钟。

 

在遥远的水平线上小太阳正在下沉。

W教授因为这金色的光芒而眯起眼睛问道。

“被动的作战就到这里?”

“是的......下面就轮到我们先出手了”

“那么在《白雪公主》上也装了『七个矮星』sieben Zwerge?”

“当然,虽然准备了......

我反问道。

“教授准备搭乘《白雪公主》吗?”

“能解除希罗的生物反应加密......不是连我趴在甲板上射击都能命中吗”

在扑克游戏中也有除了两张『JOKER』以外,准备着什么也没有记录的预备『空牌』的情况。

能称为这例外中的例外的就是什么也没有记录的白色卡片——《白雪公主》。

虽然还准备了一张别的牌,但那也许能成为『累计奖金jackpot』,但也不能否定最后『退出fold down』的可能性。

还不准备在这里使用莫里斯?拉威尔[1]的『悼念公主帕凡舞曲』

 

“大姐,迪奥呢?”

“这个啊......

顺着凯瑟琳的视线看着屏幕,我差点呆住了。

魔法师和红心女王没有在战斗。

迪奥和娜伊娜从驾驶舱中下来,在机体脚上铺着野餐布很满足地嚼着三明治。

【转载】新机动战记高达W Frozen Teardrop.14 悲叹的夜想曲IV - 终孽剑士 -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

“大概保质期快到了”

W教授微笑到。

“这可是我模仿不来的技术”

“那一定是能提高迪奥君注意力的方法”

“怪不得体力分配得那么好”

我真想说无礼也要有个火候。

凯瑟琳也很不满。

“难以置信啊!那两人不是敌人嘛?”

我虽然同感,但还是面不改色的叙述事实。

“只是他们好像是同一个孤儿院长大的伙伴”

“虽然笑着一起吃,但眼睛却没有笑。恐怕迪奥君是在等待着『时机』的到来吧”

“时机?”

“因为马上太阳就要落山了......

除此以外想不到其他的目标。

教授用便于理解的描述告诉凯瑟琳。

“魔法师在夜里能发挥出本领哦”

“但是,娜伊娜?匹斯科拉福特的话,能预料到这种事情的吧?”

“那似乎是迪奥君的特色呢。他比起任何人都要看中『人与人的联系』。谁都会突然按照他的节拍走下去”

“告诉我,教授......

只靠联系那个词,没法理解那个笑脸。

“那种关系怎么解释才好?”

“虽然我也不是很明白......

W教授稍微考虑了一下说道。

“一定是『羁绊』这种关系吧”

是这样吗。

我们没有而他有的东西。

即使是敌人,即使是在战场,不失去本来的关系性是不可能的。

曾经的我们努力地要将这种关系消除。

 

迪奥和娜伊娜在说着什么。

将两人的影像放大到最大,分成两块排列在屏幕上。

“在说什么?

“那个......迪奥君在说着『哈,吃到了吃到了。真好吃啊』那三明治的感想”

教授很擅长读唇术。

“『蛋黄酱加黄芥末最棒了』『太好了』『鸡肉和火腿果然最强。多谢招待』『那,差不多该继续了吧』”

W教授毫无感情地淡泊地继续到。

“『稍微等等。我可是有借有还主义』『借?』『要给娜伊娜姐看好东西哦』”

屏幕上映出的迪奥不知从哪里取出一个黑色的牛仔帽,翻到里面再翻到外面,要给娜伊娜确认什么也没有藏。

“在说『恩,什么花样也没有』......

然后,牛仔帽的数量一个一个增多起来。

全部六个,不,是七个。

就像地摊上卖帽子一样横排放置。

“『那个圣诞夜里哪......娜伊娜姐在橡胶带上贴了兔子的贴纸吧?我还带着呢』”

迪奥将刚才还铺着的野餐布像魔术师一样展开,盖在几个帽子上。

“说着『姆呀姆呀姆呀』,恩不是很好读懂啊”

恐怕是什么不得了的咒语或什么吧。

得意满面得想展示手艺吗。

 

“『娜伊娜姐,《爱丽丝》想见的是哪个?』『《爱丽丝》是指谁』『别装傻了,当然是维纳家的大小姐了』虽然说了这些,这莫非是”

意外地出现了卡特琳大小姐的名字,说实话我也惊讶到了。

柴郡猫饰演着『帽匠』[2]

红心女王、还有,爱丽丝?

某种无法理解的不安袭过脑海。

“说着『因为太麻烦那就两边都出来』”

迪奥将布去掉后,从各自的帽子里出现了两组长耳布制玩偶。

是白色兔子和茶色兔子。

布制玩偶全部十四只,不,十五只,恩?十六只......不对,数量还在逐渐增加。

光茶色的兔子就已经超过二十只了。

W教授在读取着迪奥的嘴形。

“『爱丽丝期望的是《拿怀表的兔子》?还是《三月兔》[3]?』”

“你是说三月兔?”

就连我也慌了。

“教授,马上启动《白雪公主》!那家伙暗号也不发就突然准备开始了!”

“明白”

教授如此回应后,朝格纳库奔去。

现在就相信没有恶意口无遮拦的同僚吧。

明明是应该先出手的,但又回到了被动。

并且,必须尽快把握战况。

“大姐!朝这里接近的五机火星战士呢?”

“虽然机体还无法识别......咦?不是朝我们这边!”

虽然是将之后发生的事态置于预料内为前提,但那小子所干之事,都太过于飞跃了。

那小子要在这个阶段开始『普罗米修斯夺回作战』。

真是不听话的小子。

 

『三月兔』有着狂躁发情期的暗喻。[4]

按照预期,野放的茶色兔子在两倍、三倍的增长,并且无限地增殖下去。

七只白兔虽然数量没有增长,但却笔直地从东边的地平线跑向海边,消失不见。

被完全迷惑了。

并不只是娜伊娜。

我也中了迪奥的魔术。

西边地平线上的夕阳已经沉没。

暗夜笼罩了火山岛。

凯瑟琳以近乎悲鸣的声音说道。

“特洛华!东边的天空!”

她发生了相当的动摇吧。用我以前使用过的名字叫我。

“月亮......满月......

火星东面的地平线上——正好是白兔消失的地方,不是福波斯也不是得摩斯,而是地球纯白的卫星——MOON【月亮】慢慢地上升着其巨大的身影。

火星夜空中煌煌闪耀的满月——这是不可能出现的脱离常识的景象。

“冷静点,大姐......那个是魔法师所作的幻影”

“但,但是......

刚才随风飘动的云将月亮遮住,一瞬之间天暗了下来。

无论何处都是逼真的天体。

但是能为那影像惊叹的只有我们地球圈诞生的人。

这不是无意义的虚张声势吧。

已经超越了愤怒,像是憎恶涌上的感觉袭来。

“这里是DoctorT!”

我将通信送达给坐在魔法师驾驶舱里的迪奥。

“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你莫非是要准备背叛我们吗?”

而且确认到这里的飞行型摄像头都被《纳米机械》给控制了。

回顾一下就会发现有好几处都猜中了。

“你到底准备干什么?”

『哟......不高兴吗?』

黑暗中浮现出柴郡猫那般使坏的脸。

一瞬间,我在这脸上看出了因为使坏而嗤笑的样子。

“对于问题用问题来回答......我再问你一次,你准备做什么?”

『搭档和满月才配嘛......我的臭老爹说的啊!』

【转载】新机动战记高达W Frozen Teardrop.14 悲叹的夜想曲IV - 终孽剑士 -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

有其父必有其子吗。

真是继承了无聊的基因。

就因为这样的理由把摄像头给弄坏,这我可受不了。

虽然不像我,但真想放声大吼说别开玩笑了。

但是,站立在火山岛的天边,以满月为背景将黑色长袍随风摇摆的魔法师的身影,看上去灾祸般的美丽。

在头上交错的两把光束镰刀闪耀着魔性的光芒让人联想到恶辣的吸血鬼的眼睛。

 

红心女王没有动作。

娜伊娜?匹斯克拉福特也许是中了迪奥的魔术处于半醉状态了吧。

不,是那个小子。

我觉得一定是让她到什么安全的地方去避难了。

眼睛闪闪发光的臭小鬼说到。

『结果,人型兵器的战斗方法是靠疯狂来决胜的吧?到晚上的话,那就是我的天下了!』

听到了理所当然的话。

即使是我,也有为这个价值观疯狂的时候。

为了掌控疯狂的机体,将驾驶员的理性完全舍去。

不管周围看上去如何,能冷静地连续杀人这无疑是个疯狂的人。

用别的话说,疯狂得充分到把心都挖空。

“但是”

即使如此我也要向通信机叫到。

想说一句话。

在魔法师周围,有五架火星战士靠近了过来。

是还不明朗的剩余五张牌。

『再会!差不多是开始最糟的夜舞会worst night dance的时候了!通信结束!』

在我想说什么之前就单方面把通信切断了。

凯瑟琳入侵到气象卫星从数据中确认了机影,向我报告。

“火星战士五机机体识别!方块A、梅花A

在这里又投入了一对A吗。

“还有黑桃6、方块6和梅花6!”

三张6。也就是说Full House吗——不,我觉得『666』有其他意思。

是合成数的『史密斯数』[5]吗,还是说启示录的『魔兽的数字』[6]

或者也可以理解为『做主通吃』的暗示。虽然一般不怎么知道。

凯瑟琳继续报告到。

“上空,黑桃JA飞来!那个『BLACKJACK』回来了!”

正如那个柴郡猫的帽匠所说,成了最糟的夜舞会。

不,也许是独眼杰克【独眼龙[7]和魔兽聚集的夜宴Sabbath

无论如何魔法师的状况肯定是很糟了。

总之不能让迪奥一个人战斗。

“教授!白雪公主还不能启动吗?”

我的呼叫没有得到回答。

恐怕是还没解除锁定希罗的『生物反应』吧。

也许那家伙用了连教授也解除不了的特殊编码加密。

虽然是稍微失策,但能做到这种事情的就是那个叫希罗?尤尔的男人。

 

三张A和黑桃J从上空迫击过来。

在一对A里加上『BLACKJACK』就是四机编队。

方块和梅花A我记得是各自特化了高速和重型轰炸的机体。

但那个迪奥好像是怎么都行的样子。

『那么,开始吧!』

非常充满气势的声音。

下一瞬间——

从魔法师的长袍下啪嗒啪嗒飞出无数的蝙蝠。

成千上万的数量。

这种怪异和夜宴很相称。

并且,与火星不相称的明亮满月,就连这光源都能遮住的巨大黑影振翅,飞向更高的上空。

这些蝙蝠群向着可变飞行型火星战士的三张A和黑桃J袭去。

顺带一提火星上是不存在野生蝙蝠的。

也不是克隆增殖的产物。

那是由纳米机械组成的没有实体的蝙蝠。

即使迎击也没法击破。

漂亮的魔术。

拥有这样的操作技术真是令人惊奇。

看来这个臭小鬼要展示真功夫了。

月光中,四机编队的火星战士看上去好似被拥有意识的黑天鹅绒布覆盖一般。

被那无数的蝙蝠群所缠上,最后变成无法操纵而失速坠落。

之后驾驶员只能紧急脱出吧。

一瞬之间四机从夜宴中退场了。

『哦也!下一局!』

没等到这喊声,重装备陆战型火星战士的三张6就袭击而来。

开始了从三个方向的光束炮击。

黑色的长袍被闪光打穿。

突然魔法师就崩落了。

意外简单地就被干掉了。

噼噼啪啪闪光的长袍覆盖在了山上的岩石上。

重重的一下。

只有长袍......

那里没有机动战士的骨架。

三张6寻找着消失的魔法师。

在这明亮的月光下没道理看丢的,火星战士的驾驶员们是这么想的吧。

但是,实际上这亮度也是假的。

本来应该是被更暗,没有星星的夜空,仅仅深远的黑暗所支配。

并且,『魔法师的黑暗』warlock darkness持续到了『不可思议之国』wonderland

『这里啊!是这里!』

在攻击前特地发出声音。

在红心女王的时候也是如此。

虽然觉得不会,但那时的战斗是在虚张声势吗。

『在看哪里啊?这边啦!』

迪奥的声音听上去有好几个。

三张6一齐转向声音的方位。

在那里守候着五十个左右带着头巾长袍的魔法师。

『嘿,不要说我以多欺少哦!先以数量打来的是你们啊!』

那个无疑是纳米机械造成的幻觉。

分裂扩散的三月兔变成了魔法师的样子站立起来。

其中也没道理说只有真身脱下了长袍。

迪奥不会做这种那么明白的事情。

更何况在纳米粒子蔓延的这个战斗区域,没有长袍是不能想象的。

那个戴头巾的长袍,除了特殊的隐匿机能外,还能遮蔽纳米防御系统等超微粒子。

也就是说魔法师在长袍的下面还穿着长袍。

不,仔细看的话,山上覆盖在岩石上的长袍消失了。

也许一开始就不在那里。

怎么看都是把人当猴耍的调皮鬼。

这也是拥有高超技术的超一流欺诈师。

『我上了哦!』

听到了近五十个迪奥一起发出的声音。

三张6拼命地用光束炮还击。

纳米机械的魔法师在收到光束直击后爆炸了。

这爆炸也和真身一模一样模拟出夸张的闪光后消失了。

而且消散之后,在消失的地方再生出来。

所以数量完全没有减少。

当然不仅仅是幻影。

虽然少但还是可以攻击的大部队。

三张6没法阻止他们的进军。

怎么说我们的『JOKER』都是无限大的牌。

无论什么『角色』都可以担当。

光束炮的能量用完了。

站在山顶的魔兽在这时已经丧失了战意。

这时,从火口附近突然出现了一架魔法师。

『收下了——!』

三张6就这样机体被斜斩劈开。

两把光束镰刀舞动着华丽的圆轨道。

是避免动力部和驾驶舱的精致技术的切断。

但是,如果不是三机的火星战士呆立在那边的话这切断也无法完成。

那个小子,就是在等着这个机会吗。

也很熟知战场的策略。

也就是说——

真身的魔法师一直躲在火山的岩石后面。

看上去是被三方向的光束炮击打穿,但实际上留在原地,一直等待着三机能量用尽丧失战意。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有着相当的战术眼光和欺骗技艺以及疯狂技术的操纵者。

在某种意义上,他是个完美的驾驶员。

但是——

我有种怎么也挥之不去的预感。

三张6——魔兽的机体从这里慢慢的倒下。

『不好意思!我的猎物不是你们!』

听到这轻松话的瞬间,我觉得我心底的那件事猜中了。

果然是这样吗。

就在这时——

从一般回路中有了联络。

『这里是米尔?匹斯克拉福特......能请求回答吗?』

火星联邦所属的大型气垫运输艇接近了。

那就是我们一直在追踪的船。

我没准备应答。

『嘿,终于出来了吗』

这么说话的是魔法师的迪奥。

切换成主屏幕,显示出了米利亚尔特和诺因儿子的脸。

文静的青年坐在气垫艇的驾驶舱中。

『接下来会演奏阿希尔-克洛德?德彪西的贝加马斯克组曲中的《月光》,请聆听,不,请感受......

突然米尔坐到虚拟键盘的前面,安静地弹奏起钢琴曲。

 

战场上流淌着轻柔的夜想曲《月光》。

也许是被入侵了,这舰桥的舰内扬声器没法关闭。

“他到底准备做什么?”

凯瑟琳直接问道。

这个我没理由知道。

但是,米尔?匹斯克拉福特的演奏沁人心脾。

就连我那——应该是空白的内心也被某种力量鼓动着。

键盘的回响充满着饶舌般的色彩。

和闪耀着虹色光芒的满月之轮相呼应。

悲伤的旋律高音域清澄无比。

有一种寂静的透明感。

恐怕是没有按照乐谱些许错乱的和音以及微弱的乱调和缓慢的旋律错位,反而使人心情舒畅,将幻想的月夜改变为更有魅惑力的景色。

不应该出现这星球上的满月中,回荡着通透的音色。

之后出现了使用其他回路进行联络的人。

『我是卡特琳......大家,好久不见了......也不算呢。我逃出来也就是昨晚而已』

屏幕上显示出带着护目镜的卡特琳那纯真的笑脸。

【转载】新机动战记高达W Frozen Teardrop.14 悲叹的夜想曲IV - 终孽剑士 -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

『我从昨晚开始一直在想大家......真的不想开打啊。但是希望你们明白』

此时此刻《月光》还是演奏着优美的旋律。

也许这夜宴迎来了佳境。

『连我这样的人也能祈祷和平不是吗!』

我没有当真。

心底的不安渐渐具体化而变大。

明明是预料内的事情。

明明是已经明白的事情。

DoctorT......你造的机体,我用了』

从大型气垫运输艇上,降下了一架机动战士。

将满月一切为二,慢慢地站立在大地上。

五十二机的魔法师群,一起包围住了那个机体。

『我可等着你呢,维纳家的大小姐!』

『——我也是啊』

没有错。

我的预感猜对了

『但是、请别靠近』

那是我在制造途中还没有完成的机体——《普罗米修斯》。

全身裹着带有深绿色头巾的长袍。

长袍里面的两只眼睛诡异地闪着光点。

这架机体的背后,有着巨大的十字架。

那个十字架的长炮塔部分装备着加特林炮,而短炮塔部分是机关炮。

我马上打开了回路,询问大小姐。

“卡特琳,我没有给这台机体准备长袍!到底是从哪里得到这个的!?”

『当然是从大家这里』

“什么!?”

简直难以置信。

『已经注意到了吧.....大家中间潜伏着和我一样的叛徒』

我能猜到一个人。

虽然能确定的证据完全没有。

朝着如此傲然站立的普罗米修斯——

『说什么开玩笑的话!』

五十二个魔法师进攻而去。

『我说过不要靠近的吧』

普罗米修斯的加特林炮开火了。

猛烈的实体弹将五十二个黑色长袍打得粉碎。

深绿色的长袍以比起时钟秒针还快上一点的速度进行360度旋转。

『没有杂碎的事』

不到眨眼的功夫,纳米机械的魔法师全部消失了。

『没有杂碎的事......吗』

魔法师阻挡在了普罗米修斯的前方。

『那么,就由我来做你的对手吧!』

『没用的,迪奥......纳米机械的魔术对我没用。而且普罗米修斯的火力超过你』

『这种事不试试怎么知道!』

魔法师进攻了。

二刀流的光束镰刀划过天空。

一瞬之间普罗米修斯脱离到后方,顺势要发射加特林炮。

魔法师挥舞着两把光束镰刀划出二重8字轨迹,躲避着实体弹。

『看好了!无论在什么火力面前,对我——』

普罗米修斯将十字架朝向反面。

在那长身火箭筒的炮塔上,装填着超大型跟踪导弹。

『——对不起,让你知道是管用的』

魔法师就这样被骗到近距离。

那回避不了。

就在这么想的时候。

在猛烈爆炸声的同时,《月光》的演奏结束了。

『谢谢,米尔......让假的满月看起来像真的一样』

不可思议之国的少女说着感谢的话语。

月亮从夜空中消失了。

魔法师从夜宴中退场,真正的黑暗将这里支配。

但是最糟的夜的舞会,才刚刚开始——

 

To be continued…

 

----------------------------------------------------------

 

[1]约瑟夫-莫里斯?拉威尔(法语:Joseph-Maurice Ravel187537日-19371228日),法国作曲家和钢琴家。

[2]Hatter,童话《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中的虚构角色,“mad as a hatter”(像帽匠一样疯狂)

[3]March hare,,童话《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中的虚构角色,“mad as a march hare”(像三月兔一样疯狂)

[4]因为只有三月是兔子发情的季节,这个时候它们会忘记了自己的弱小而到处瞎跑。这种状态可以用来形容那些处于非常兴奋的状态,疯狂得完全无法预测其动态的人。

[5]Smith Number,是指在某个进位下,它每一位数的数字的和相等于它因子分解中每一个因子的位数的和。如在十进制下,202就是一个史密夫数,因 2 + 0 + 2 = 4202的因子分解为2 × 1012 + 1 + 0 + 1 = 4

[6]参考“兽名数目”,语出《圣经》的《启示录》第13章第11-18节。在西方为不详的数字。

[7]One-Eyed Jacks,马龙.白兰度扮演一名硬朗罪犯,被伙伴出卖,于是不惜一切要找前伙伴报仇,卡尔.马登扮演该名无良伙伴,后来成为了警长。

 

关于tornado,原文写作是“トルネード”,直译是龙卷风。但显然水中不可能有龙卷风。我向刹那的虹色世界的管理员也询问过。作为一个日本人他也不清楚这个具体是什么意思。

可能性有两种:

.潜水艇的机能之一,就像魔法师的MSS一样,可以通过潜水艇产生出海流漩涡等现象

.将潜水艇自身回转,考虑到下文所说这是个很难的操作技术。也算是有可能吧

  评论这张
 
阅读(189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