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魔法大陆·法鲁西翁

不会再更漫画了,大家再见。

 
 
 

日志

 
 

机动战士高达SEED Astray MISSION:06『劾的生存之道』  

2010-03-11 17:42:14|  分类: Astray[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E70年,决定了通过基因操作诞生的调整者和作为旧人类的自然人两者的对立的“血色情人节”的悲剧发生了。之后,真正地开战了的自然人的地球联合军和调整者组织的ZAFT之间的战斗,在当初幷没有人认为有什么能动摇拥有压倒性物量的地球联合军的胜利。但是,ZAFT成功开发了人型的机动兵器“MobileSuit”一事使战局为之一变。通用性和机动性皆出色的MobileSuit压倒了地球联合军的兵器。

  大局上没有终结,战争陷入僵局,自开战11个月过去了。

  在战斗成为了生活的时候,把“战斗”作为职业的人也出现了。

  对他们来说,作为雇佣兵为得到报酬而战斗,不管是自然人还是调整者,只要付确实的报酬,无论是ZAFT还是地球联合军都能雇佣他们。有时候,一同战斗的同伴第二天就成为了对手。

  其中有一支被称为<蛇尾>的部队。那是由丛云劾作为领袖,无论怎样的任务都生存下来,有名的雇佣兵部队。某一次,一封挑战书送达了接受了许多委托、处理了许多任务的<蛇尾>面前。对来自自报姓名、名字意味着“战友”的男人的挑战,劾不是作为工作,而是作为个人接受了。

  不顾同伴的阻拦进入了BlueFrame的劾,其结果是——输了。

  头部作为胜利的证据被切断了的BlueFrame,和血染的驾驶舱中的劾。

  劾,之后能让受伤了的BlueFrame再次复苏,振翅高飞吗——。

 

-MISSION06「劾的生存之道」-

 

  在欧洲的山中,因为战争成为了废墟的小镇。

  几分钟之前,这里展开了MobileSuit间激烈的战斗。

  现在战斗已经结束了,寂静支配着小镇。完全没有动着的人,只有无声的细雨静静地降下。

  在小镇的中央广场的一侧,雨漂落到的寒冷的大地上,蓝色的巨人像死了一样地躺卧着。

  在巨人的左肩上,能看到蛇的记号和“1”的数字。

  要是精通地下社会的人,肯定会怀疑眼前的这个景象。

  要问为何,因为那表示着雇佣兵部队蛇尾的记号,以及领袖丛云劾的个人编号。

  ——劾输了。

  眼前的景象那样说明着。

  这是一下子无法让人相信的事。

  蛇尾之名是不败的象征,作为它的领袖的丛云劾,是与败北最扯不上边的存在。

  但是,眼前展开的景象,表示着“不败神话的终结”这个无法动摇的事实。没有人能否定这样的事。

  到这个时候,人们会初次体会到。所谓不败,只是说“没有输过”,幷不是指“不会输”这样的事。这两个言词很像,但在那个意义上有着天壤之别。

  倒下的蓝色巨人——ASTRAY-BlueFrame,没有了头部。

  打倒了劾驾驶的Blue的敌人,将其作为胜利的证据割下来带走了。

  击破了劾的敌人的名字是,Socius

  被命名为拉丁语中意为『战友』的他们,是地球联合为了战斗用而进行基因调整制造出来的调整者。

  在地球联合和调整者之间的战争开始之前,很就以前诞生的他们,在开战的同时被烙上“无用”的烙印。

  制作提高了战斗能力的调整者,如果走错一步,就很容易用自己的手制造出最坏的敌人。当然,为了防范于未然,对Socius施加了严格的心理控制。那是利用了人天生拥有的服从基因的强力的东西。

  “只是为了自然人而生”

  这是Socius被给予的唯一的绝对的命令。

  Socius的行动原则,在出生的瞬间就被这么一句话束缚了。他们,只会考虑自然人的事,为了自然人而行动。自然人的幸福,就是Socius的幸福。

  但是,世上没有所谓“完全”之类的东西。无论怎么注意,Socius背叛的可能性也达不到零。

  结果,Socius幷没有投入战场,而是被葬送到黑暗里。

  受到心理控制的Socius,它么们不能拒绝这个决定。

  应该是这样的。

  可是,制作Socius的人不会想到,他们的心理控制也就是“为了自然人而活”的咒语,非常强力。

  Socius要死了。比起死,他们更怕因为死了不能为自然人工作。对他们来说“为了自然人而生”的心情,是比什么都优先的事。

50

  Socius他们,为了证明自己的有用性,再次在自然人之下工作,暂时地逃离了军队。

  逃脱了的Socius他们考虑怎么证明自己的有用性。而那个方法,就是“打倒最强的调整者”。

  目标选定为雇佣兵部队蛇尾的丛云劾。他是拥有不败神话的调整者。除此以外找不到更合适的对手了。

  劾接受那样的Socius的挑战,战斗……然后,输了。

================================================

  敌人离开了,在小镇降下的雨也停止了。

  被打倒了的BlueFrame周围,集结了蛇尾的成员。

  这次的战斗,因为不是工作而是更近似于私斗的缘故,劾硬是拒绝同伴的帮忙。只有萝丽塔,硬是说服了劾,一起站立在战场上。其余的成员,虽然没有参加作战,不过在成为了战场的小镇的附近待命。

  ——劾输了。

  收到了来自萝丽塔的联络的成员们,马上集中了。

  全体成员,看到倒下的BlueFrame,不由得感到后背一阵寒意。

  “不马上治疗劾不行……”

  蛇尾的一点红,萝丽塔-亚哲,在成员集中的时候,已经开始行动。

  她使用刚才的战斗使用着的PoweredSuit,从外侧强行打开BlueFrame的驾驶舱。PoweredSuit的腕力强化至人类的十几倍。幸好,ASTRAY系列的装甲是用轻量的发泡金属制作,强度低得比不上一般装甲。通常的MobileSuit,不会这样简单地打开吧。

  被打开了驾驶舱中,散发着呛人的血腥味,刺激聚集的同伴的鼻孔。

  萝丽塔脱掉PoweredSuit,无视缠绕的血腥味,跳入BlueFrame的驾驶舱中。

  然后,马上把手贴到劾的胸前。

  劾的身体变得可怕地冷。可是,能感到微弱的心跳。

  劾还活着。

  不,正确来说是“现在还活着”,说不准什么时候,这颗心脏停止了。

  萝丽塔,快速地检查劾的身体。

  全身大大小小的磕碰和伤口。最大的伤口,是右肺。扎破了座椅的碎片从背部穿到胸前。

  没有了意识,呼吸也很浅。脸非常苍白,明显是大量出血的状态。象证明那个一样地,驾驶舱被大量的血染得通红。

  能活下来真的不可思议。

  萝丽塔作为雇佣兵的经历长,经验也丰富。要是平时的话怎样的事态也能冷静对应。

  可是,在全身粘满了血的劾的身姿上看到了绝望的影子的瞬间,她像是被冻住了一样动不了。

  (快点治疗劾!)

  虽然明白,但是身体不听使唤。

  (这个伤口,劾已经……)

  那样的想法,将身体五花大绑了。

  “换人吧,我来干。”

  为不时之需而站在旁边的伊莱杰,抓住萝丽塔的肩膀强行挤进去。虽然是粗暴的做法,不过幷没有谴责萝丽塔的意思。

  “我知道。劾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伊莱杰一边眼泪在眼眶里打滚,一边拼命地为劾的伤口止血。伊莱杰无条件地相信劾是不死身。正因为如此,相信他不会有事,拼命地治疗。

  萝丽塔察觉到正因为自己勉强有点经验,就轻率地感到劾没得治了而不做治疗。自己作为雇佣兵的干巴巴的计算,和作为同伴的热情互相对立,变成了恐慌。她觉得纯粹只是感情用事的伊莱杰令人羡慕。

  “不管怎样,现在不行动不行”

  萝丽塔回过神来,在伊莱杰的旁边帮助治疗劾。

  两位雇佣兵,弄完初步的应急措施的时候,将劾从BlueFrame的驾驶舱抬出来。

  在BlueFrame下,风花-亚哲和李德-威勒等待着。

  风花,这个事态只有在发抖。虽然说平时就与雇佣兵们一同行动,不过毕仅是6岁的女孩子。劾的败北对她来说,是过于震惊的事情。她拼命地忍住眼泪不流。这是风花能竭尽全力做到的事。

  另一边的李德,非常沉着。

  在总是拿着酒瓶的双手里,现在握住通讯机。

  “做好搬送劾的准备。首先送去奥布。BlueFrame以后再另外运送到奥布。”

  他用清楚的语调向成员们发出声音。

  令人意外地,最能冷静对应这个事态的,是李德。

  他发挥自己全部的能力,为劾采取了最好的方法。

  李德原本是地球联合的军人,不过在联合以外的各种地方也有着人事关系。不用说与联合敌对的ZAFT,连非法的地下组织也有关系。

  将别人的力量当作自己的力量使用。这是雇佣兵李德的能力。这个能力,常特别发挥在有关情报收集方面,不过在这次的情况下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不久,一架喷气式直升飞机来到了。

  内部搭乘了紧急用的医疗设备,以及最优秀的医疗人员,也已经准备了符合劾的血型的输血用血液。

  那是邻国的总统专用的装备。

  一般情况下是不会为了一介雇佣兵而使用的东西。从这也能能窥视到李德的人事关系如何地广泛。

  李德会毫不犹豫地帮助劾。

  请求帮忙的人之中,也有人拒绝,不过李德对那样的人,有的恳求他,有的胁迫他让他出手相助。也有人提出交换条件。这种情况下,无论怎样不利的条件李德都啃了下去。如果花时间交涉,可以带入对自己有利的条件,不过现在无论如何要珍惜时间。而且无论怎样不利的条件,只要是为了救助劾就不成问题。要问为何,因为对李德来说,最不利的事,就是失去劾。

  搭载劾的喷气式直升飞机通过某个国家的上空的时候,该国的战斗机为其护航。

  喷气式直升飞机没有任何阻挡,无论视地球联合的支配地区还是ZAFT的支配地区都如免票般穿过。

  移动中,李德继续用通讯机和各个地方谈判。

  同样乘坐喷气式直升飞机的成员们,重新体会到李德的能力的厉害。

  就像摩西靠神的力量分开大海一样,眨眼间眼前就造出了一条平坦、笔直的通道。

  李德手执通讯机做着跟奥布最后的洽商。

  “太好了”

  李德的眼中闪耀着光。

  他结束通讯的时候满面笑容地面向成员们。

  “真走运。BlueFrame的修理也没有问题了。现在,那个废物商在奥布。”

  那个废物商。只是这一句,到底是指谁,成员们马上就理解了。

  将BlueFrame交给劾,自己也拥有另外一台ASTRAY也就是RedFrame的青年——罗-裘尔。

================================================

  “这真惨啊……”

  只看了一眼被抬进奥布-淤能棋吕岛地下工场的BlueFrame,罗-裘尔就叹了一口气。

  劾,打输了,BlueFrame严重毁坏了。

  收到这个联络的时候,罗一下子还无法相信。

  劾和BlueFrame的组合,如何地强。罗是作为实验品亲身体会过。作为雇佣兵的劾,不管主义主张地战斗。因此也曾与罗敌对战斗。无论是敌人还是同伴,也没有遇到过像劾和Blue那样强的家伙。

  “算了。劾和这家伙(Blue)都死不了的。只要修理就好了。”

  罗转换心情,马上着手修理。

  “修理好MobileSuit,又会将伤员送上战场了吧”

  也有人那样背地里说风凉话,不过罗没有放在心上。

  听说劾受了重伤。但是,幷不认为那个劾会在床上等着伤好吧。只要能动,马上就会返回战场吧。

  废物商和雇佣兵,彼此的职业不同,不过,在专业的想法上是一致的。为了贯彻信念,不可妥协。

  劾在过一段时间会再一次战斗。这不会有错。

  在那之前,必须修理好BlueFrame

  罗很明白。

  对劾来说,BlueFrame等于他的半身。

  即使身体治好了,如果这家伙没有修好,即使想动也动不了。

  对自己来说,RedFrame,同样也是身体的一部分。

  现在所在的奥布的淤能棋吕岛,掌管那里的工场的曙光社,是原本制造ASTRAY的公司。正因为如此没有技术上的一切不安。

  作为在曙光社的MobileSuit开发的主任的艾莉卡-西蒙兹也全面协助BlueFrame的改修。

  “让我也帮忙吧,不能让Blue就这样不管。”

  “哟,麻烦你了。”

  艾莉卡原本就是罗的废物商同伴教授的旧时好友。加上是ASTRAY系列的直接开发者。对她来说,在眼前被破坏躺卧的机体,是带着特别的感情的东西。

 

  艾莉卡在劾出击前被委托制造BlueFrame的改良零件。

  那些,是劾为了改良在运用ASTRAY中注意到的某些地方,自己设计的东西。

  主要的变更点,是肩部装甲,和脚部。两者都是擅长MobileSuit接近战的劾基于战术理论加以变更的。

  改良零件的制造,虽然没赶得上Socius战,但是现时已经完成了。这次在修复的同时业进行这些零件的安装。问题是,仅仅靠这些改良零件,是不可能修复损坏了的BlueFrame这一点上。

  BlueFrame损坏特别严重的,是被摘下的头部,和受到了炮弹直击的背部的背包。

  ASTRAY系列,原本装甲就很薄。勉勉强强的装甲,也只覆盖机体重要的部分。比起一般的MobileSuit对直击有着脆弱的一面。

  “头部和背包使用那些家伙吧。”

  在BlueFrame前,罗提议建议。

  “那个RedFrame用的零件吗?”

  立在旁边的艾莉卡反问。

  其实罗在奥布的原因,是为了RedFrame的强化。和劾一样,罗也计划了RedFrame的改修,为此而造的零件也完成了。

  “Red用的零件,正好是头部和背包。因为BlueRed是兄弟机,规格应该是一样的,转用没有问题。”

  “但是,那是为Red制造的东西啊。可以让Blue使用吗?”

  “Blue,不是刚好没有了头部和背包的情况吗?没办法。现在修理这家伙更重要。嘿,即使搞定了就还给我也无所谓。”

  “既然你这么说……”

  艾莉卡发出指示命令部下将为RedFrame用而制造的零件运送到BlueFrame的地方。

  “因为是我设计的特殊零件。想将那个运用自如,劾也不容易做到,,嘿,不过要是那家伙的话一定能做得到的。”

  “……这样啊”

  艾莉卡的脸上显露出不安的表情。

  她不能像罗那样乐观地考虑。

  劾已经输了一次。再输给同样的敌人是不能饶恕的吧。如果变成了那样,作为雇佣兵的劾就等于死了。

  Blue的改修,必须是完全的形态。为此,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才好呢……

  “说起来。里面的PS装甲的素材稍微还有点剩余。在驾驶舱所在的腹部使用这个怎么样?”

  艾莉卡的建议使罗眼前一亮。所有废物商都非常喜欢新技术。

  说起PS装甲,是联合的新技术中尤其处于垄断状态的技术之一。实际上,这样的技术应该开始稍微泄露到外部,不过尽管如此还是新奇的东西。

  “真好啊~~。是用那边组装的粉红色的家伙的剩余品吗?”

  工厂区里头,组装着与被地球联合称为Strike的机体同型的MobileSuit。虽然还是接近零件状态的东西,不过采用了PS装甲,试验地PhaseShift化的时候,罗看到装甲变成了粉红色。

  幷且,对于这个机体,所用的背包,准备的是将巨大的炮门和实剑组合的似乎是多机能(幷且操纵似乎有点困难)的装备。但这个装备还处于零件的状态,在组装上,相当耗时间。

  “等等,还是不能用啊……”

  忽然罗的脸变得阴沈了。好象注意到什么似的。

  “PhaseShift很耗电啊~。而且,原本ASTRAY,是为了避开攻击一样地设计的机体,增加重量的话,就等于加上额外的累赘啦…”

  “……这样啊。”

  罗所说的,是有理由的。

  ASTRAY系列,是以靠轻量化避开全部攻击前提设计的。相对的,PS装甲是抵御命中的物理攻击的装甲系统。两者的思想处于完全相反的位置。

  “但是,难得可以用的东西却用不了,实在太可惜了~~

  罗开始埋头沈思。

  然后,仅仅十秒就想出前所未有的点子。

  “对了。如果这样做怎么样!?”

  罗向自己的手上的人格计算机“8”输入数据。

  8的画面瞬间将图纸做好幷显示出来。

  艾莉卡,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张图纸。

  “这是……双重装甲?”

  “没错。外部装甲就原来那样,在内部的装甲素材使用PS装甲。外部装甲设置压力传感器,只有外部装甲受到外压和损坏的时候,内部的PS装甲才通上电流。”

  “……厉害!”

  艾莉卡纯粹地眼前站立的废物商的构思感到吃惊。

  如果是这个系统设计的话,就没有了需要让PS装甲经常通上电流、导致电力不足的担心。而且,紧急时候能能守护对机体来说重要的部分。当然,因为必要的PS装甲素材也少,重量也没有了问题。

  如果注意到的话是很简单的事,不过没有比这样更合理的装甲系统了。一瞬间就想到这个……。

  这时候,艾莉卡和罗都不知道的是,其实,联合军也成功开发了使用了PS装甲的双重装甲系统。

  被称为TP装甲的那种装甲,是使内部PS装甲和通常外部装甲配合的东西,被在地面上开发的三架“G”采用了。

  罗和艾莉卡的BlueFrame的改修工作,整个计划确定了。

  劾的改良零件。

  罗设计的RedFrame用的头部和背包。

  幷且驾驶舱周围是使用了PS装甲的双重装甲。

  之后,就是在驾驶员的劾再次站立之前,完成BlueFrame的修理就行了。 

击破了劾的BlueFrameSocius他们。

  Eleven-Socius,和Seven-Socius

  Eleven是最初逃脱了的SociusSeven是之后因为同样的考虑几经周折逃脱的Socius

  结束了跟劾的战斗之后,他们来着战略性幷不重要的地域的地球联合的某个小型基地。

  一般来说,逃脱了的士兵返回我军的基地是不可能。但是,对Socius他们而言,逃脱只是暂时性的,在得到表示自己的有用性的证据的现在,无论如何也需要将其告之军队的上层。

  虽然返回地球联合的基地,也有理由没有被听取就被处罚的可能性,不过对Socius他们来说完全没有其它可取的方法了。

  Socius他们的来临,以及未曾见过的MobileSuit使基地引起了混乱。

  Socius他们使用的GAT-01DLongDagger,是在地球联合内部只有一部分人知道其存在的东西。

  Socius,对基地的人,传达自己不是敌人,幷且想与军队的上层联络的事。

  听到理由的基地司令官,不知怎样应付这些麻烦的客人才好,马上向联合本部请求指示。与本部取得联络,是Socius他们的希望。基地的司令官,想靠外面的人解决这个问题,一点犹豫也没有。

  来自本部的回答没有一点悬念地简单地来了。

  Socius他们,在LongDagger的驾驶舱中,接收来自本部的通讯。

  “咦~~不是逃脱吗?”

  应付Socius的是军队上层自称观察员的男人。那位男人的语气不像是军队的有关人员。

  因为使用军队的绝密通讯网进行远距离通讯,和语音同步传送的画像,不太清楚。尽管如此服装还能大致辨别出来。

  画像显现的观察员好象不是穿军服而是穿着西服。旁边也显示出穿着军服的军人的身姿。

  “那么,能证明自己的有用性吗?”

  “是。也有那个证据。”

  Eleven-Socius,传达了与劾战斗的事,幷且将打倒了的机体的一部分作为证据入手的事。

  Eleven-Socius一边说明,一边想象回到军队能为自然人工作的事,心情很轻松。但是,对手的反应,与预料不同。

  “可是,太遗憾了~~

  “遗憾?”

  “不,想当然地误认Socius是叛徒。这边留下的人,全部被处分了。”

  “处分……”

  知道有关Socius这样重大的决定,看来这个自称观察员的男人,好象是曾与Socius计划有密切关系的人。

  “不~~虽然说是处分,不过不是处杀了的呢。是用药物破坏了精神。嘿,虽然在战场上的状况判断能力下降了,不过即使这样也能听明白单纯的命令。比起背叛来说,不是要强些吗?”

  行尸走肉。这和死没有两样。但是……为此在能为自然人工作这一点上,也可以认为被拯救了。

  如果自己受到了那样的处分……。

  在那里能否找到喜悦,Eleven-Socius不清楚。但是,自然人做了。不可能是坏事。

  “嘿,如果你们没有逃脱的话,或者不会变成这样呢。”

  “对于同伴,我们深感歉意。”

  “即使这样,打倒了雇佣兵,想证明自己们的有用性吗……”

  “理由不充分吗?”

  “不是不是。我确实认为是厉害哟。蛇尾的名字我也听说过。但是呢~~打倒了雇佣兵,联合也得不到什么利益。所以,只有击溃ZAFT的一个基地,才有好处……。对了,这样做吧。麻烦你们再去干一件事。”

  “……我明白了”

  “目标本来想说卡潘塔利亚,不过要打就打直布罗陀吧。”

  无论是哪边都是毫无道理的建议。直布罗陀基地,是ZAFT军负责欧洲和对非洲大陆的侵占的巨大基地。

  在ZAFT军的地面基地中,在澳大利亚筑起的卡潘塔利亚是最有名、规模最大的,不过直布罗陀的规模也仅次于它而已。

  无论SociusLongDagger的能力如何优秀,单靠二架机是攻不下这样规模的基地的。

  但是,即使明白,Socius也不能拒绝。

  “我明白了。你说得对,这样确实对联合有利。”

  “请加油了。如果让基地毁灭了,请再跟我联络。”

  通讯被单方面切断了。

切断了通讯之后,同席的联合本部的军人紧咬观察员不放。

  “为什么,出面却没有将他们处刑。让他们前往ZAFT的基地,肯定又会让他们逃跑。岂止如此,如果让ZAFT军翻身了怎样办!”

  对那个言词,观察员还以吃惊的脸色。

  “要是想背叛的话,还会联络之类的吗?就是因为这样,军人先生……。请你想一下。制作他们花了多少你知道吗?至少也要收回一点成本。”

  男人的说明使军人勉勉强强地把话锋收起来了。

  但是,男人的计划不仅仅是这样。

  以为是完全的失败作品的Socius,幷不是背叛了。总之,对他们施加的心理控制应该是有效的。这位男人,是反对调整者的组织的领导人,已经完全没有制作基因操作的人的心思了。

  强化士兵这个方面上,自然人通过外科手术和投药来提高战斗力的“BoostedMan”的开发成功了。他们虽然有自我,不过因为被药物束缚,幷不用担心会背叛。反过来,精神方面有不稳定的倾向。

  可是,在从Socius计划得到的心理控制的技术上,比药物更有有用性。

  因为这个提示了制造不会失效,冷静清晰,幷且完全顺从的人的可能性。

  “用基因操作提高战斗力之类的人真是愚不可及。比起那样的东西,不如搞即使只拥有平凡的能力,也会坦率地听从统治者的命令的国民。那样多好啊?如果实现的话,斗争之类的也会消失了。连象你一样的军人,也变得不必要了。”

  “你说什么?”

  “没什么”

  男人的言词,只是在他的口中翻动,没有传到军人的耳中。

  男人的表情,笑眯眯地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一旁看到这样的军人,露出不愉快的表情,不过幷没有问他在想什么。他十分明白如果听到了内容,心情会更不愉快。

================================================

  劾恢复意识,是被抬进奥布三天之后的事了。

  蛇尾的成员们马上聚集在劾的床周围。

  劾一看到同伴的脸,确认了状况,就说出以下吓倒了同伴的话。

  “我要再一次,与Socius战斗。把他们找出来。”

  谁都明白劾打算再一次战斗。像劾这样的战士打输了之后是不可能让事情就这样过去的。

  可是,这也太急了。

  要是平时冷静的劾,应该会等伤势恢复之后才出去战斗。

  实际问题是,劾的伤口幷没有完全愈合。稍微一动伤口马上就裂开了。

  “不打没把握的仗”

  这是雇佣兵应该遵守的规则的其中一项。

  关于此次的Socius的事,劾表现得不太像平时的他。从原本不会私斗的雇佣兵,令人疑惑地接受了Socius的挑战。

  关于这件事,伊莱杰逼问劾。

  那是在Socius战前同样的,劾没有回答的问题。

  “的确……大家有知道的权利”

  劾说到那里停住了。

  好像在想什么,一点儿的寂静支配了成员之间。

  下一瞬间,劾一面张口,一面静静地取下了太阳镜。

  劾的脸上深深地刻着疲劳的神色,不过瞳孔里寄宿着闪闪发光的强劲的意志的光。

  “虽然平时用太阳镜隐藏着,不过我的视网膜血管的范型中,打进了某个编码号码。”

  “什么?”

  在场合的全体人员,无法理解劾开始说了什么。

  “那是制造了我的组织为了管理而加入的东西”

  “制造劾的……那是什么?”

  伊莱杰的言词带着迷惑。

  “我和Socius一样。我是作为地球联合的战斗用调整者诞生的。”

  “!”

  没有人能对劾的言词做出响应。

  谁都不知道劾的过去。也不需要知道。如果现在的劾对自己来说是必要的人的话,过去又有什么关系。但是,现在被告知的过去,给成员们不小的冲击。

  “让我详细地说吧。”

  劾静静地开始谈起关于自己的过去。

  劾诞生在位于拉格朗日4被称为“门德尔”的实验殖民卫星。

  这里是聚集了与基因操作有关系的企业和研究所的殖民卫星,殖民卫星本身,就成了巨大的遗传基因实验场。

  现在,这个殖民卫星,在开战的三年前由于发生了事故,被完全封锁了。

  劾是联合的战斗用调整者开发的第几代的实验体,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被施加的提高战斗力的实验达到了相当高的完成度。然而,为了强行要求绝对服从而施加的心理控制,幷没有留下满意的结果。

  劾和Socius一样也被烙上不适合的烙印,将要被杀死。可是,自己拥有强意志的劾,从联合逃脱了。与Socius的逃脱不同,是为了得到自己。

  然后劾,击退了全部追赶者,生存下来。

  “原本,就是军队中极为机密进行实验。知道的人几乎没有。我想计划老早就自己中止了。”

  劾再次慢慢地戴上太阳镜。

  “但是,眼睛的视网膜血管的范型中的编码,应该登记在联合的数据。我为了避开无谓的麻烦,经常戴太阳镜隐藏着。”

  受到了成员们的视线,橙色的透镜放出低沈的光。

  明白了劾对Socius的特别的想法。尽管如此伊莱杰还是不能理解。

  “我不明白啊!如果现在听到的是真的,那么为什么是与Socius作战的理由?”

  “我得到了自由。因此,也希望Socius他们得到自由。”

  “打倒他们,说服他们成为同伴?”

  风花终于开口了。

  “很困难。施加于他们的心理控制,好象比起我那时候还要强许多。对身为自然人的萝丽塔不能出手,就是很好的证据。而且,也很难想象他们会坦率地接受成为同伴的邀请。”

  “那么,为什么要战斗?”

  “只能这样做。我和Socius都只能在战斗中找到真正的自我。”

  风花不明白劾想说什么。

  察觉到得萝丽塔马上站到风花后面。

  “妈妈……”

  “你不明白。即使我也是不明白。但是,相信劾吧。”

  萝丽塔十分理解劾。只有她从一开始就没有反对劾的行动。

  “战斗有赢,也有什么也得不到的可能性”

  对萝丽塔的言词劾点了点头。

  “这是我的执着。我不想把大家卷进来。所以,和先前的战斗的时候我也说过一个人去。”

  “但是,先前的战斗我们也去了。让我们再一次说同样的事吧。你和我们,是一条心哟。就象我们不能阻止你一样地,你也不能阻止我们”

  “嗯,的确是这样。”

  点头的劾,面向沉默中的李德。

  “李德,告诉我Socius他们的位置”

  劾的话是已经把李德知道那个地方作为前提了。

  李德没有说正在调查Socius。可是,根据多年的交往,劾确信他已经调查了。

  李德无奈地耸耸肩回答。

  “没办法。那些家伙,在直布罗陀。被下达了毁灭那里的ZAFT军基地般的命令”

  “把Blue的头做为小礼物,回到了联合军吗”

  伊莱杰看起来不愉快地说完就不管了。

  “不是那样。反过来。返回的Socius他们,军队再一次,说要去拿另外的证据。嘿,看来是最大限度地利用的样子。如果成功的话对军队来说是赚到了。失败了也不痛不痒。”

  “即使这样,攻陷直布罗陀基地也太大胆了。”

  萝丽塔与伊莱杰一起去过那个基地。那是相当的规模的基地。

  “战斗力比大致是一对一万”

  “那,死定了。”

  “太残酷了……”

  风花嘟哝着。

  全部人都是同样的心情。作为雇佣兵的他们,偶尔收到蛮不讲理的命令。一般的情况下拒绝,不过也有无法拒绝的状况下被屡次命令的事。下命令的人,不知道接受的人的生命的分量。这样的状况,纵使对手是打倒了劾的敌人,也令人不快。

  “好,前往直布罗陀。”

  对劾的决定,李德补一句。

  “时间不多了。得到这个情报之后,已经过了近三十个小时。Socius他们行动迅速得已经袭击基地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我明白了”

  “我也去,直布罗陀有认识的人。”

  伊莱杰,先前与萝丽塔一起受直布罗陀基地雇佣,执行任务。

  也帮过在那里遇到的马丁-达科斯塔这位士兵。如果自己去的话,一定能有不少方便。

  “当然,全体人员去吧”

  全体人员对萝丽塔的话点头赞成。

================================================

  劾一行到达直布罗陀的时候,Socius他们的攻击还没有开始。

  蛇尾的成员们,毫无阻挡地降落在基地的滑行路道上。

  所有事李德已经预先谈妥了。

  虽然不知道到底李德使用了怎样的魔术欺骗了基地的司令官,不过,不知什么时候,劾一行接受了“打倒为袭击基地而来的联合特殊部队”的任务。

  “任务?根本就是私斗嘛。”

  伊莱杰一脸吃惊。

  “行了行了。与袭击基地的MobileSuit战斗。一点谎话也没有说。只是,藏起一部分必要的信息”

  “到头来,不是骗子的做法吗?”

  “怎样都没所谓了。这不就方便行动了吗”

  确实基地的优待无法以言语表达。

  要与输过一次的敌人战斗,需要最佳的条件。

  伊莱杰先前遇到的马丁-达科斯塔这位士兵,已经与受伤的上司一起返回了PLANT本国。

  劾一到达基地马上着手新的BlueFrame的整备。

  BlueFrame的身姿大大地变样了。

  头部变成从颈部以上完全不同的形状。原本ASTRAY系列,能配合用途交换脸部部分的规格。可是,此次颈部以上完全是不同的东西。

  两侧面与下巴和至今的Astray有很大的不同。为了保护头部这个电子仪器类的块儿,强化了装甲。

  同时,大大伸长的二条天线,与背包的系统连动。新的背包能根据状况分离,分离之后,头部在某种程度上能远距离操纵。

  头部侧面印上表示劾的个人号码的“1”。好象是罗为劾而写的。

  对应头部的背包,兼具飞行组件的能力,拥有二张大翼。这个翼使用了多关节,可以灵活地变动,必要时也可以变成保护本体的盾牌。

  还有,背包中央部装备了90mm-格林炮,安装在背部能就这样攻击后面,分离之后也可以作为手头武器使用。

  “劾……进行得怎么样?”

  伊莱杰上到BlueFrame的驾驶舱,向里面进行最后调整的劾发出了声音。

  “搞什么劾!?”

  看到内部,伊莱杰发出了惊恐的声音。

  劾将自己的身体捆扎在BlueFrame的座椅上。

  “这是我现在可以做的事……现在仅剩下身体连座椅被抛出的可能性了”

  劾的回答,相当冷静。

  “话是这样说,如果这样绑的话伤口会裂开的”

  “如果从座椅被排出,伤口有没有裂开已经没有意义了”

  “你明白了吗。这场战斗我不帮忙真的好吗”

  伊莱杰在向基地的移动过程中,提议插手跟Socius的战斗的建议,被劾拒绝。

  “Socius是有两个人吧?这边还是有二人比较好,不是吗?”

  “但是,这是我的战斗,不是你的战斗。”

  “还是那样顽固。我明白了。但是,我不想再一次看到劾被Socius打倒。如果稍微看到危机的话我就不客气地介入了。”

  “我明白了”

  “……”

  伊莱杰欲言又止。继续说也挽留不了。

  劾的决心不会变。

  伊莱杰能做的事,只是相信幷等待着。

从直布罗陀基地出来的劾,向全频率通讯。

  “我是蛇尾的丛云劾。Socius,请回答。我想再战斗一次。”

  一瞬的寂静。

  最后Socius回答了。

  “劾吗……你还活着”

  “啊,差点死了,不过我被同伴救了”

  “这样啊,同伴吗……真好啊。我们也有许多同伴,不过,大部分死了。好象还有几个人幸存着,不过,我们逃脱了之后,被处分了。”

  Socius的言词,好象欠缺了感情。

  但是,尽管如此,劾能感到Socius他们的悲伤。

  “接受我的挑战吗?”

  “如果劾你为了保护基地阻挡我们的话,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为了完成命令,我们会与你战斗。”

  “我幷不是为了保护基地而战斗。我是彻底想挑战你们Socius。”

  “……为什么?不是一样的吗?”

  对作为调整者合理地思考事物的Socius来说,如果结果相同,理由幷不重要。

  “不一样。所谓战斗,与谁、在哪里战斗幷不重要。为了什么而战才是重要的。因此,我幷没有拿这个基地为诱饵与你们战斗的想法。我作为丛云劾,彻彻底底地挑战你们Socius

  “……与我们战斗,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

  “说不定完全没有。.可是,我通过战斗中学到了许多事情。其中也有强制的战斗。但是,无论在怎样的战斗中也没有失去[自我]。我也希望你们能看到。”

  “……”

  能理解劾想说的事。可以说是自己考虑行动,尊重作为人的独自性。

  『Socius是为自然人工作』

  自己为这样的事感到喜悦。行动有着目的,对其理由能感到十分满足,要是说那是别人给予的,这可以否定吗?

  而且『自我』是重要的东西吗?

  要回答这个,现在的Socius做不到。

  只有一件事,这样回答了劾的问题。

  “好吧,反正与命令没有关系。决定首先与你战斗”

  通讯到达的同时,地平线的前面,显出二台LongDagger的身姿。

  两台机均为装备了追加装甲“Fortrestra”的状态。

  “那么,开始吧”

  劾让脱胎换骨的BlueFrame奔驰。

  战场是开阔的。没有任何的遮蔽物。立足处是沙地。

  与先前巷战的Socius战,条件很大地不同。

  但是,劾驱使ASTRAY采用的战术,与先前一样。以速度压倒敌人。仅此而已。

  新的Blue的脚,踝下被小型化。代替的是护甲变厚了。骤眼一看,好像是穿着高跟鞋一样的印象。比起以前脚的接地面积变小了,不过小的话,弹机也变得更强力了。

  机体一跃而起,加以背包加速。

  重新装备的背包,有着二件大翼。就那样在大气圈也拥有飞行组件的作用。

  BlueFrame加速的同时在翼上产生浮力,机体浮了起来。

  对急速接近的BlueFrame,二架LongDagger同时攻击。

  磁道炮和导弹。错开各自的时机。那是为了在Blue避开的情况也会命中、以时间差瞄准了大范围的攻击。

  这是在完美的配合上陆续放出的攻击。

  劾利用瞬间的操作,大大地展开背包的翼。折成2半的翼,以左右不同的角度展开。为此在左右两边产生了大幅度变化的空气阻力,Blue直线性的运动简直象生物一样起伏。

  MobileSuit在宇宙空间,通过摆动手足来移动重心转换方向。那是被称作AMBAC的系统。劾在地面上做到了近似的事。

  LongDagger的炮击还接踵而来。

  Blue,将一边的翼插向地面转换方向。

  标准的OS完全不能控制这样机体的运动。全部都是作为驾驶员的劾依靠自己的反射神经和多年的经验去做的。

避开了第二次的炮击的时候,BlueLongDagger的距离一口气缩短了。

  一进入接近战,安装了追加装甲、重量增加了的LongDagger变得不利。

  Socius他们,毫不犹豫地抛离装甲。

  大致同时,BlueFrame也分离了背包。

  在接近战中,变成了固定负载的背包是不必要的。而且需要的时候,可以用头部的传感器组件控制,再次装备。

  由于分离了背包,BlueFrame失去推力减速了。

  本来,ASTRAY系列,背部安上追加装备的时候,可以让标准的背包向下部滑动,加上了追加装备的时候也能维持推力。

  但是,这次Blue装备的背包系统,是不将普通背包去除的话就不能装上的构造。

  “呵啊啊啊啊啊!”

  一架LongDagger,倾尽全力发出光束军刀的一击。

  这要是一般情况下是无法避开的攻击。

  但是,应该在剑的轨迹上的BlueFrame,接下的瞬间消失了。

  “什么!

  近距离雷达的警告声音在LongDagger的驾驶舱内回响。

  “竟然在右面!”

  Blue,一瞬间避开光束军刀,切入右面。

  这是劾的设计的新的肩部零件的能力。

  Finthruster。肩膀零件本身就拥有和背包同等的喷嘴,硬是令机体向右面移动了。

  光束军刀挥空了的LongDagger,止不住往下打的势头,无法进入防护体势。

  在Blue的双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握住了破甲者。

  破甲者是MobileSuit用的小刀,因为是实剑比光束军刀威力要弱。但是,如果以极近距离切下去的话能轻易地贯穿MobileSuit的装甲。

  Socius一瞬间顾不上防御了,抽放出另一把光束军刀斩向在超近距离的Blue。攻击也是一种防御。

  但是,BlueFrame的破甲者,没有改变轨道,直奔LongDagger

  LongDagger的光束军刀和Blue的破甲者互相拼合。然后,出现了切开光束刃的Blue的破甲者。

  Socius在机体的动力部被劈开的那一刻明白了。

  “施加了对光束涂层的剑吗?”

  BlueFrame装备的破甲者,施加了对光束涂层。

  这是经常使用在盾牌上的技术,不过普通剑没有使用。要问为何,用剑承接光束很难,而且有盾牌的话也没有这个必要性。

  劾因为盾牌经常增加重量的原因考虑不使用盾牌。

  可是也不能丢掉对光束的防备。

  结果就是这个对光束涂层-破甲者。

  光束军刀用这个挡隔,而光束步枪依靠机动力避开。

  这是劾以外绝对不会选择的选项。

  “首先解决一架。”

  劾自言自语。他的额上浮出大粒的汗。伤口已经像燃烧般地裂开口,微温的东西沿着座椅流动。

  劾自知如果拖长战斗自己没有胜算。

  “拼了!”

  另一架LongDagger迫近。

  劾从地面跃起的同时喷射肩膀的喷嘴。

  在刚才站在眼前、现在被打倒了的LongDagger的身体上方飞过。

  不知何时Blue的脚尖和脚跟露出了小刀。

  为了插中对方,飞往敌人的机体上方。就这样向立足处的LongDagger飞踢的时候,高高地在空中飞舞。

  “搞定了!”

  Socius确信会那样。即使在两肩装备了喷嘴的机体,在空中的控制,应该有本身的界限。和站在地面上不同,在空中是不能自由活动的。

  着陆的瞬间是机会。

  但是,Socius的确信马上被打得粉碎了。

  在空中飘舞的BlueFrame,除了使用两肩的喷嘴之外,再加上扭动手脚,在空中转换了方向。

  “什么!”

  BlueFrame,在LongDagger身后着陆。

  Socius也不是普通的飞行员。马上作出反应回过头来。

  但是,这时Blue的破甲者已经迫近眼前。

  勉勉强强地避过。

  避过的同时,这次从下踢高的脚的小刀袭击而来。

  Socius不再避开。取代的是用抽出的光束军刀向Blue的上半身斩下去。

  这是意图相拼的攻击。同样的一击,比起破甲者,光束军刀的一击的破坏力应该在其之上。

 

  唰!

 

  但是,LongDagger的全力一击只是在Blue的装甲表面留下擦伤。

  “这样的近距离竟然没打中!”

  Blue是使用肩部喷嘴只让上半身滑动避开的。

  虽然避开了攻击,不过两机之间的距离幷没有变化。

  进一步地,Blue让两肩的喷嘴喷射。靠这个力量Blue急速旋转,就这样加上了离心力的破甲者,打进了LongDagger的动力部。

  BlueFrame的运动,不是MobileSuit这种兵器的运动。那是完全全新的兵器。

  战斗在五分钟内分出胜负。

  是劾与得到了新的力量的BlueFrame的胜利。

  “这就是拥有『自我』的战士的力量吗?”

  Socius他们明白了。不,说不定只在在场的两名Socius注意到了。只有与劾直接战斗的他们。

  那就是“劾的战斗,是赌上一切的战斗”。

  劾的那种运动,如果有能做得到的机体,Socius也能仿效完成吧。但是,仅仅依靠肉体的能力战斗到现在是不可能的。

  要问为何,每次让机体做出激烈的运动的驾驶舱里,是要承受相当可怕G的样子。要是一般人的话,早就失去意识了。

  不仅如此,如果从前几天的战斗的损坏来考虑,估计劾的肉体也不会没有受伤。

  恐怕,每放出一击都有激烈的剧痛袭来。

  尽管如此还要战斗的理由。

  这只能是『战斗的意志』。

  劾,拥有『自我』,幷且也有贯穿其的『战斗的意志』。

  “我们,应该怎么办……”

  Eleven-Socius,试着自问。

  为了自然人而生,绝对没错。

  对Socius来说,即使这是被强迫的,也……

  但是,为此也可称作鲁莽地攻击基地,象送死一样的任务的事,不能说是正确。

  要问为何,死了的话,就再不能为了自然人工作了。

  “随便听从自然人的命令的我们,说不定没有做到真正意义上的『为了自然人而生』。必须更有『自我』,更有『意志』。”

  Socius这样理解的瞬间,感到了自己的心中象产生了什么一样的心情。

  两架LongDagger的驾驶舱升降口同时打开,两名Socius出来了。

  两人是同时达成同样的结论的。

  “劾,是你赢了。我们好像不能再回到军队了。”

  劾也打开Blue的升降口。

  座席被血沾湿了。但是,他的表情相当冷静。

  “从现在起,打算怎样做。”

  “……我不知道。但是,不想改变自己想为了自然人工作的想法。纵使那是被给予的东西。”

  “我们的理智,告诉这没错。”

  两名Socius静静地互相点头。

  “但是,我们也感到只听军队的命令幷不是为了自然人工作这样的事。”

  “一定,应该有更好地为了自然人服务的手段。我想找到它。”

  “靠你们自己了。”

  “这样吗”

  劾,对Socius他们的言词什么表情也不显露。即使他们推出了怎么样的结论,对于这个,劾也没有干涉的打算。如果干涉的话,那与使用心理控制的军队,丝毫没有两样。

  他们的生存之道,是属于他们的东西。

  “再见了劾。有缘再见。”

  “嗯”

  刚才展开了死斗的战士们,刚才的战斗就像是虚幻一样地,静静地分别了。

  劾目送两位战士的背影变得看不见为止。

 

MISSION 06 COMPLETEED

  评论这张
 
阅读(2882)|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